手机上阅读

第十章 嫡姐(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前世,从十岁这一年开始,谢明曦便活在嫡姐谢云曦的“光环”之下。

    在人前,她从不吟诗作对弹琴作画。收敛所有光芒,只为不惹人瞩目,以庶妹身份,安静无声地跟在谢云曦身侧。

    谢云曦所有令人惊艳的诗作画作,全部出自她的手笔。

    凭借“诗画双绝”,谢云曦名动京城。兼之相貌出色,终于入选四皇子妃的名单。

    唯一的缺憾,便是出身略低。谢钧一直是四品官身,在权贵如云的京城,委实不惹眼。便是永宁郡主全心为谢云曦谋划,也争不过李阁老的嫡孙女李湘如。

    最终,凤旨赐婚时,李湘如为四皇子妃。

    谢云曦屈居侧妃之位。

    皇子侧妃,身份低了正妃一等,却也有资格列入皇家玉蝶,可以亲自抚养儿女。圣心已明,四皇子将被立为东宫储君。做四皇子侧妃,日后少不得被封妃位,荣华富贵一世。

    以谢云曦的出身,也算不得辱没她了。

    谢云曦心中怨怼不甘,也只得恭敬地接了赐婚的凤旨。然后,谢云曦便做了一桩令人咋舌的蠢事。

    淮南王寿辰之际,四皇子应邀赴宴。谢云曦私下写了诗筏,用重金买通淮南王府的小厮,趁着斟酒之际,悄然送至四皇子手中。没曾想,四皇子身边的侍卫十分警觉,当场抓了个正着。

    写着缠绵情诗的浅粉色诗筏当众飘落。

    有眼尖的少年瞟到落款的曦字,立刻戏谑调笑:“谢侧妃尚未过门,便已心寄四皇子殿下,连情诗也写了送来。实在令人艳羡。”

    出言之人,正是李湘如的兄长李默。

    乍听是戏言,细细一品,却居心叵测。

    落下私相授受的名声,于尚未出嫁的闺阁少女来说,绝不是好事。更何况,天家最重规矩。谢云曦这般行事,大大出格,极为不妥。

    谢云曦得知自己的诗筏被识破喊破,又惊又惧,跑到永宁郡主面前哭诉。永宁郡主立刻叫来谢元亭,叮嘱一番。

    然后,谢元亭当众向四皇子致歉赔礼:“……三妹心慕四皇子殿下,一时糊涂,做了错事,恳请殿下见谅。”

    她这个谢家三小姐,在短短半日间“扬名”京城。

    再之后,闺誉尽毁的她被一顶软轿送至四皇子府,成了四皇子的侍妾。

    逃过一劫的谢云曦,在半年之后以侧妃之礼风光嫁入四皇子府。

    随后的四年间,她成了谢云曦手中的棋子。皇子府内宅纷争不断,她屡次涉险。直至生死一线之际,才幡然醒悟,狠心斩断所谓的亲情。暗中投靠李湘如,借中宫皇后之力对付谢云曦。

    三年后,谢云曦被三尺白绫吊死在琼玉宫。

    那一日,她从贵人之位升为昭容,位列九嫔。

    ……

    谢云曦眼角余光分明已瞄到了谢明曦,却未理睬,伸手扶了紫衣少女下马车。

    这个紫衣少女,比谢云曦年长一岁,脸孔微圆,五官略有些扁平。单看也算清秀,站在明媚的谢云曦身边,立刻黯然失色。

    紫衣少女略略扬着脸,神色比谢云曦更骄傲几分。

    这个紫衣少女,正是谢云曦的表姐盛锦月。

    大齐建朝迄今已有两百余年。天家子嗣兴盛,皇室宗亲经过数代传承繁衍,数字惊人的庞大。

    淮南王是当今天子的嫡亲堂叔,执掌宗人府,手握实权,深得建文帝器重信任。在皇室宗亲里无人出其左右。

    淮南王共有三子一女。长子早已被立世子,而盛锦月,便是淮南王世子唯一的嫡女!当然有骄傲的资格!

    盛锦月目光一扫,便留意到了谢明曦。

    想不留意都不行!

    在此等候的俱是丫鬟仆妇,容貌秀美无伦的谢明曦立在其中,如明珠般光芒四射,不容忽视。

    这一看之下,盛锦月顿觉有异,低声道:“云曦表妹,那个少女是谁?为何与姑父眉眼肖似?”

    这一问,顿时戳中谢云曦痛处。

    谢钧被誉为京城第一美男子,容貌之佳,举世无双。谢元亭这个儿子远不及其父年少时的风采。

    她虽自恃美貌,也知自己算不得倾城国色。

    可恨的是,最年幼的庶妹非但聪颖过人,还承袭了父亲出色的容貌。年方十岁,已这般美丽……

    哼!生得再美又能如何?还不是要给她做垫脚石?

    想及永宁郡主前两日说过的那番话,谢云曦心中闷气尽去,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冷笑:“她就是我和你说过的庶妹谢明曦!”

    呵!

    原来是谢家那个庶女!

    盛锦月同样轻蔑一笑。

    身为嫡女,自然不屑和庶女来往。今日若不是凑巧遇上,她绝不会纡尊降贵地和谢明曦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