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十六章 点火(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谢钧面色霍然一变。

    他回谢府才半个多时辰,淮南王便送了口信来。可见淮南王时刻盯着郡主府里的动静。

    淮南王必会问起他对永宁郡主动手之事。

    他该作何解释?

    丁姨娘只有小算计,遇到这等事更是六神无主,只会抹眼泪。

    谢元亭用手擦拭嘴角边的血痕,不屑又嘲讽地看向谢明曦:“外祖父亲自召你前去。我看你如何向外祖父交代!”

    谢明曦神色淡淡:“大哥此言,实在可笑。从头到尾,我并无做错之处。为何要向外祖父交代?”

    谢元亭继续冷笑:“在我面前一逞口舌算什么本事!我倒要看看,你今日要如何从王府脱身!”

    还有动手打了嫡母的父亲!今日必要脱了一层皮!

    谢元亭的目中隐含愤恨。

    谢明曦目光一扫,已将谢元亭那点隐晦的幸灾乐祸看得明明白白,随意地扯起嘴角。

    淮南王府便是刀山火海,她今日也要去闯一闯。

    “父亲,外祖父不耐等人,我们现在便去。”谢明曦出言提醒。

    位高权重的淮南王,当然没耐性等任何人。

    谢钧当然熟悉淮南王的性情脾气,深呼吸一口气,定定神道:“青山,立刻备车。”

    谢青山应声而退。

    丁姨娘用袖子擦了眼泪,红肿着一双眼睛劝道:“见了王爷,老爷万万不可冲动,便是受些闲气,也要忍耐一二。”

    废话!

    还用你说吗?

    老子已经忍十几年了!

    谢钧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安心待在府里。”眼角余光又扫了脸孔红肿的谢元亭一眼,愈发烦心:“找些伤药,给元亭敷药。”

    说完,语气放缓:“明娘,你不用怕,我自会护着你。”

    谢明曦当然不会将谢钧的话放在心上。

    谢钧这个挡箭牌,最多挡一挡永宁郡主。到了老谋深算心机深沉的淮南王面前,可就不够了。

    一旦事关前程,她这个“聪慧孝顺”的女儿,定会被抛在一旁。

    “多谢父亲。”谢明曦秉持能忽悠几分便忽悠几分的原则,目中露出孺慕依赖:“我知道,父亲一定会护得我安然无恙,所以,我半点都不怕。”

    谢钧:“……”

    老子有点怕怎么办?

    ……

    谢明曦随着谢钧离开。

    丁姨娘迅速擦了眼泪,满面卑微讨好:“元亭,你脸都快肿了。我替你敷药可好?”唯恐谢元亭拒绝,立刻又道:“你明日还得去书院,脸上万万不能留下半点印记。”

    这倒也是。

    谢元亭没吭声,默许了丁姨娘亲近。

    丁姨娘喜不自胜。忙命人拿伤药来。

    谢元亭一出生就被抱走,之后一直养在永宁郡主身边。她每个月只能见上两回。心情极好时,谢元亭才会理她。否则,很少拿正眼看她。

    像此时这般亲近,更是前所未有。

    丁姨娘一边细心地为谢元亭脸上敷药,一边欢喜感动地红了眼眶。

    若能每日都在儿子身边,该有多好!

    谢元亭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冷不丁地冒了一句:“三妹考中头名,日后进了莲池书院,必会大放光芒。”

    不像他,费尽力气才考进新儒学院,课业一直不算出众。

    谢明曦这份读书的天资,实在令人嫉恨。

    丁姨娘一听便知谢元亭小心眼发作,立刻道:“她读书再好,日后也得嫁人生子。我能依靠的,唯有你罢了。”

    又柔声道:“元亭,在娘心里,你才是最要紧的。”

    谢元亭今日连着吃挂落,心情颇为消沉低落。被丁姨娘这般捧着,心情略略舒畅了些,瞥了一脸慈爱的丁姨娘一眼:“你是妾室,岂能随意自称为娘!让别人听见了,我的脸往哪儿放?”

    丁姨娘也不恼,立刻依着他的心意改口:“是是是,都是我思虑不周,你别生气。”

    然后,又亲自端来茶水。

    谢元亭一脸理所当然地接了茶水,喝了之后,嫌弃地皱了皱眉:“这是什么茶?味道不佳!”

    谢元亭肯理睬,已令丁姨娘欢喜之极。不管他说什么,丁姨娘一律顺着:“我立刻打发人去买些上好的碧螺春来。”

    “元亭,你可要在谢府住上几晚?”

    谢元亭哼了一声:“不住下,难道还回郡主府不成!”

    永宁郡主正在气头上,他才不会傻得往前凑。

    ……

    一个时辰后。

    淮南王府,外书房。

    谢钧已在外间等了小半个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