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一百七十九章 余波(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淮南王世子也没料到自己踢一脚,盛锦月竟会成了这般模样,心中懊悔不已,立刻喊人去宫中请太医。

    淮南王世子妃哭道:“世子爷,一请太医,宫中上下便都知道了。父王正在气头上,我们万万不可再惹父王动怒!请位京城名医来便是。”

    淮南王世子也觉焦头烂额,立刻点头,改而让人去请京城名医。

    盛锦月还在抽搐,整个人一抖一抖,呼吸不畅。一张脸孔通红,宛如被开水煮过一般,看着十分吓人。

    淮南王世子妃抱着盛锦月,不敢挪步,泪水不停滑落。

    匆匆赶回府中的盛渲,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到了。此时来不及仔细询问,立刻亲自骑马去请大夫。

    鸡飞狗跳,乱成了一团。

    万幸大夫来的及时,很快施针,止住了盛锦月的抽搐。之后,又开方抓药,熬药喂药。

    盛锦月喝了药后,终于平静下来,沉沉睡去。

    盛渲奉上厚厚的诊金,含蓄地暗示大夫不得将此时宣扬出去:“舍妹突发恶疾,委实出人意料。她年岁还小,禁不起半点风言风语。还请大夫多多担当。”

    一个十二岁的闺阁少女,莫名地犯了抽搐之症,说起来确实不太好听。

    这位大夫心领神会,拿着沉甸甸的诊金,拱手道谢:“多谢小世子,老朽时常出诊,从不和人提起病患病症。请小世子放心!”

    盛渲稍稍放了心,送大夫出府。

    ……

    送走大夫后,已是戊时。

    天早已黑了,淮南王世子等人都未进食,也实在没心情吃饭。

    盛渲终于从淮南王世子妃的口中得知了事情始末,不由得哑然无语。

    在粽子里做手脚……害谢明曦不成,反倒害了董翰林,然后事发被察觉,最后还被顾山长亲自送了回来对质。

    虽然是自己的亲妹妹,盛渲也得说上一句公道话。

    可真够蠢的!

    “接下来要怎么办?”恼火归恼火,该解决的事还得解决。盛渲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任由妹妹出丑丢人不成?”

    这当然不行!

    淮南王府丢不起这个人!

    淮南王世子略一思忖道:“趁着夜色,立刻去一趟莲池书院,去找顾山长!给她送份厚礼,不管花多少银子,都要令顾山长改变心意,从轻处罚!”

    淮南王世子妃满面愁容地提醒:“我听说过,以前也有人曾试图给顾山长送礼。顾山长不但不收,还将送礼之人怒骂一顿,再不允进书院半步。我们这么做,万一惹得顾山长翻脸动怒……”

    淮南王世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那是因为送的礼不够。本世子倒是不信,这世上还有不爱金银之人!”

    盛渲在松竹书院就读,每年私下送给夫子的银子便是一笔惊人的数字。世情如此,再清高的夫子也未能免俗。

    那个顾娴之,又不是圣人!

    淮南王世子妃还想再说什么,此时也只得怏怏地住了嘴。

    “顾山长到底是女子,本世子前去,总有不便。”淮南王世子吩咐盛渲:“你尚未成年,去莲池书院也不算惹眼。此次便由你陪着你母亲前去。”

    盛渲张口应下。

    淮南王世子妃低声问道:“送多少合适?”

    淮南王世子咬牙道:“只要压下此事,送多少银子都行。你先带上三千两,若顾山长不满意,事后再补送便是。”

    淮南王世子妃无奈点头,匆匆找来锦盒,放了一套名贵茶具。在茶具里塞上三千里银票。然后,趁着夜色出了王府。

    盛渲骑着骏马,马蹄声嘚嘚作响,踏破夜晚的宁静。

    ……

    莲池书院。

    这一天里,发生了许多事。顾山长忙碌了一整日,待到晚上,满面倦容,颇为疲惫。

    丫鬟若瑶伺候主子沐浴更衣,一边心疼地低语:“小姐每日奔波劳碌,也太辛苦了。”

    顾山长一直未嫁,若瑶也习惯了在私下延用昔日称呼。

    顾山长不无自嘲地笑了一笑:“我确实老了,比不得年少时精力旺盛。今日不过是跑了一趟淮南王府,下午又因李湘如之事烦心,没想到,身子便撑不住了。”

    若瑶听不得这等话,轻声道:“在奴婢眼里,小姐永远年轻。”

    顾山长哑然失笑:“哪有永远年轻之人。我今年已四十有一,别人在我这个年龄,都已做祖母了。”

    顿了片刻,又叹道:“我从未后悔过自己的选择,只后悔,当日不该将你带出顾家。连累得你也一直未曾嫁人。”

    若瑶为顾山长擦拭头发,随口笑道:“奴婢这些年伴在小姐身边,过得充实又安乐。从未想过要嫁人。小姐就别惦记奴婢了。”

    主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