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三百八十七章 责罚(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隔日,建文帝又起得迟了些。

    莲香肤白似玉,双眸柔润,美丽柔媚得似能闪出光来,温柔殷勤地伺候建文帝更衣。

    建文帝忍不住搂过美人纤腰,低声调笑:“有你在侧,朕自觉忽然年轻了二十余岁。”

    莲香和十六岁的俞皇后一般模样,建文帝看着莲香,恍然觉得自己也年轻了起来。更奇异的是,这般夜夜美人在怀,他竟也没太多疲累之感……

    莲香俏脸微红,柔声低语:“皇上龙精虎猛,精力之盛,更胜奴婢呢!”

    身为男人,听到这等话,绝无不喜之理。

    建文帝哈哈一笑,十分自得。

    站在一旁的卢公公,也露出会心的笑意。

    建文帝四十多岁了,精力自然不及年轻男子。太医院里有一位赵太医,偶尔出宫时寻了一味“神仙丸”回来,精心研究了半个月,确定效果颇佳不会损伤身体,便大着胆子进献上来。

    这等事,自然不能让太多人知晓。

    卢公公也不愿这份功劳被别人夺走,私下敬献给了建文帝。

    建文帝对“神仙丸”颇为满意,暗中赏下百两黄金。金银之物,卢公公不是特别在意。不过,这份赏赐,意味着圣眷。

    卢公公颇为高兴,悄悄将这百两黄金给了芷兰。

    ……

    建文帝更衣后,和俞皇后一起用早膳。

    食不言寝不语。

    早膳后,俞皇后才张口道:“四皇子跪了一夜,凌晨时臣妾命人将他抬回了寝宫歇下。得歇上两日才能去松竹书院。”

    提起四皇子,建文帝轻哼一声,冷然道:“让他吃些苦头正好!”

    俞皇后轻叹一声,语气中露出几分自责:“说来,都是臣妾的不是。臣妾每日忙于宫务,对几位皇子也未上心教导,皆由他们的生母管教。这是臣妾失责了!”

    俞皇后是嫡母。

    从礼法而言,她才是几位皇子的母亲。当年是她不愿,否则,早可以抱一个皇子养在椒房殿了。

    建文帝立刻安抚道:“他心性狠辣,行事不够宽和。如何能怪到你身上。”说到宽和,免不了要夸赞三皇子一句:“几个皇子里,三皇儿最是温和敦厚。”

    俞皇后微微一笑,并不居功:“是淑妃教导得好。”

    正说着话,淑妃母子便来请安了。

    “臣妾给皇上娘娘请安。”

    “儿臣给父皇母后请安。”

    淑妃和三皇子一起恭敬行礼。

    建文帝和颜悦色地笑道:“免礼平身。”又笑着赞许:“晨昏定省,十余年如一日,可见淑妃是个懂规矩的。”

    淑妃懂规矩,不懂规矩的,自然便是隔三差五才来请安的丽妃。

    其实,请安之事,真怪不得丽妃。丽妃倒是有心天天来,奈何俞皇后不待见丽妃,言明让她三日来请安一回便可。

    只是,此时此刻,谁还记得起这等不起眼的细节?

    日积月累的些微不满,如木柴悄然堆积。被一把火引燃后,火势绝不能小觑。

    俞皇后和淑妃对视一眼,不动声色地交换了一个会心的眼神。

    建文帝又吩咐三皇子:“你今日去书院,记得替你四弟告假两日,就说他身体微恙。”

    昨晚四皇子被怒叱罚跪一夜之事,早已传遍宫中,三皇子岂能不知?他心中快意,却未显露在面上。张口应下,一个字都没多问。

    ……

    很快,李太后也得知此事,一脸怒容地前来椒房殿诘问:“……区区一个内侍,伺候主子不力,被打死也是活该,算不得什么。”

    “定是你从中煽风点火,皇上才会发这么大的火气,竟罚四皇子跪了一夜。”

    “你身为嫡母,又是中宫皇后,未能好好教导皇子,便是失责。”

    李太后身为婆婆,挑剔儿媳简直天经地义。

    不过,李太后也算学了个乖,特意趁着建文帝早朝时才来了椒房殿。也免得建文帝总护着俞皇后。

    可惜,俞皇后从来不是好拿捏的主。

    以前对李太后处处容忍三分,是不愿令建文帝左右为难。如今俞皇后不再在意建文帝,以她的口舌手腕,岂会落于下风?

    “身为皇子,当宽容大度。内侍虽卑贱,也是一条人命。母后将他们视如蝼蚁,委实不妥。”

    “诚如母后所言,教导皇子,是儿媳的责任。所以,昨晚儿媳不愿轻易放过此事。否则,才是纵容溺爱,害了四皇子。”

    “所谓煽风点火,儿媳绝不敢认。皇上大动干戈,也是因恼怒之故。”

    “母后有此时间来责怪儿媳,不如去看一看四皇子。好好教导他该如何做天家皇子!”

    李太后气得簌簌发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