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零五章 赔礼(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鼎香楼外是一条颇长的巷子。

    月朗星稀,银白的月光洒落进幽暗的巷子。

    巷口不知何时停了一辆马车。

    马车宽敞华丽,拉车的骏马十分神骏,绝非凡品。虽无特殊标记,明眼人一看便能猜出是宫中马车。

    马车里是谁?

    这么晚了,特意等在巷子外,是在等谁?

    一众少女好奇地张望,窃窃私语。

    顾山长扫了一眼过去,心里有了猜测,笑着说道:“定是湘蕙,在莲池书院门外久等不见我们,便到鼎香楼外来等了。”

    这七日,顾山长也算开了眼界。

    每晚饮宴后回书院,湘蕙都在门口等候,将七皇子殿下亲笔所写的信送至谢明曦手中……也不知盛鸿哪来这么多的话,每日都写信来。

    若不是身上还有伤,不宜出宫,只怕盛鸿早就忍不住亲自跑来找谢明曦了。

    在顾山长了然含笑的目光下,谢明曦镇定如常,笑着应道:“我这便过去看看。”

    众目所瞩之下,谢明曦迈步到了马车前,尚未张口,马车门忽地开了。

    身着黑色武服的俊美少年下了马车,和谢明曦四目相对。

    黑衣少年双目如星般璀璨,冲谢明曦咧嘴一笑。

    谢明曦:“……”

    谢明曦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睁圆眼眸又看了一回。

    难得的稚气举止,看来分外可爱。

    黑衣少年嘴角扬起,目中漾开愉悦的光芒:“明曦,你没看错,是我。”

    然后,分外自然地上前拉住谢明曦的手,一起走到了众人面前。

    在众人震惊错愕的目光中松开谢明曦的手,黑衣少年双手抱拳,深深作揖:“盛鸿见过诸位夫子,见过诸位同窗。”

    众人:“……”

    ……

    众人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

    谢明曦第一个恢复冷静,略略皱眉看向身侧的盛鸿:“你身上的伤还未痊愈,不在宫里好生养伤,怎么跑到这儿来了?”

    七日没见,他哪里还能按捺得住。今日趁着帝后皆入眠,偷溜出宫,只为见她一面。

    当着众人的面,盛鸿的脸皮再厚也说不出这等话来,咳嗽一声道:“我知晓众同窗和夫子在此相聚,便也厚着脸来了。”

    又冲众人抱拳作揖:“往日是我盛鸿之错。虽然情非得已,欺瞒夫子同窗却是事实。明曦代我向大家道歉,宴请赔礼,多谢夫子同窗们领情。”

    “只是,我还歉大家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请夫子同窗们原谅我的欺瞒之过!”

    盛鸿维持着作揖赔礼的姿势。

    顾山长还没来得及吭声,廉夫子已忍不住了:“你胸口有伤,快些起身吧!”

    盛鸿却未起身,声音愈发诚恳:“我诚心向同窗和夫子们赔礼,大家原谅我了,我再起身不迟。”

    众少女纷纷对视。

    心直口快的颜蓁蓁小声咕哝一句:“堂堂皇子亲自来给我们赔礼,可见诚意。还是快点起身吧!要是伤口迸裂了,到时候岂不是要怪到我们头上来?”

    众少女:“……”

    林微微也迅疾反应过来:“颜妹妹言之有理。七皇子殿下亲自赔礼,已表露诚心。我们都不生气了。”

    “七皇子殿下起身吧!”

    “我们不生你的气就是。”

    众少女你一言我一语,心里最后一丝闷气也全部消散。

    “多谢诸位同窗。”盛鸿郑重道谢,终于站起身来。俊美至极的容颜在夜色中如熠熠生辉的明珠。

    对着这么一个俊美绮丽的少年,谁能硬得起心肠?

    谢明曦看在眼底,不得不暗叹盛鸿擅用苦肉计。

    靠着这一招,哄得她消了气,哄好了怒气冲冲的廉夫子和顾山长。现在,一众同窗少女也不再介怀。

    ……

    盛鸿最擅察言观色,见众少女消了气,又道:“这三年来,我自知是男儿身,不便和诸位同窗过多亲近。所以,平日才刻意表现得冷漠不近人情。”

    “如今我恢复皇子身份,日后再难和同窗们一起读书,心中颇以为憾!”

    “今晚,我冒昧来此,一来是向大家道歉赔礼。二则思念诸位同窗夫子。”

    “日后有此类饮宴,我便厚颜一同前来。同窗们像昔日一般待我便是。”

    众人听了此言,又是一阵惊愕。

    这么说是何意?

    莫非以后的饮宴聚会,盛鸿也要参加?

    谢明曦第一个皱眉反对:“不妥!往日你是‘六公主’。我们不知你身份,和你一起饮宴也就罢了。你既是恢复身份,如何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