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百四十五章 登门(一)(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世上没有两头下注的好事。

    谢明曦和永宁郡主,只能选其一。

    谢钧果断地选了女儿。

    不管如何,到底是自己的血脉。日后身份贵重,提携娘家也不是难事。永宁郡主目中无人,颐指气使,动辄翻脸。这等窝囊气,何苦受一辈子。

    谢老太爷深以为然:“你说的没错!罢了,一切都随明娘便是!”

    父子两人想到了一处,商议片刻,又说起了谢云曦。

    “云娘是嫣然所生。”谢钧沉声道:“论出身,不及明娘。她若是不愿回谢家,跟着永宁郡主,我便只当没这个女儿。若她回来,我定要好生管束。”

    谢老太爷轻哼一声:“依我看,云娘怕是不会回谢家了。”

    永宁郡主一走,谢云曦就跟着离开谢府。

    如今,又以何等面目回来?

    谢钧如今又有了一双庶女庶子,对谢云曦也不如何看重:“她不回来也无妨。”

    ……

    淮南王知晓流言后,一张老脸气得煞白,却未怒骂出声。坐在椅子上,一动未动。

    做惯了出气筒的淮南王世子反倒心惊肉跳起来:“父王,你有气只管发出来,别闷在心里。”

    可千万别被气昏!

    淮南王世子颇有自知之明。淮南王府全仗着淮南王撑着,一旦淮南王倒下,便彻底失了势。所以,他是宁愿挨打挨骂啊!

    淮南王依旧煞白着脸,过了许久,才闭上双目。

    原来如此!

    怪不得谢钧铁了心要和永宁郡主和离。

    一日夫妻百日恩。假凤虚凰的夫妻,能有什么情意?谢钧忍了十几年才闹腾开来,便是他这个前任岳父,也无话可说了。

    还怎么给女儿撑腰?

    他这张老脸,算是被一同揭下扔到了地上。

    明日上朝,不知要有多少异样的目光看他。尤其是临江王那只老狗,绝不会放过这等落实下石的机会……

    耳边响起长子殷切的劝慰声:“事情到底如何,总得问一问妹妹才知。父王不必轻信外面那些谣言……”

    淮南王睁开双目,额上皱纹深深。短短片刻,便似老了数岁:“以永宁的性子,如果这些传言不是真的,她岂肯受半分窝囊气。早闹着来找我撑腰了!”

    淮南王世子哑然无语。

    淮南王目中露出浓浓的无奈和苦涩:“儿女都是前世债。罢了!谢家那边,我亲自去一趟!”

    淮南王世子一惊,脱口而出道:“父王何等身份,如何能亲去谢家!”

    “不去谢家,此事定然难了!”淮南王收敛了所有的愤怒失望,面无表情地说道:“要平息流言,最快的办法莫过于干净利落地和离。”

    “这流言,定然起于谢家。也只能止于谢家。”

    淮南王世子立刻道:“那就由我前去。”

    “你去了有何用?”淮南王冷冷道:“莫非还要去谢家闹上一场?还嫌不够闹腾,继续给我添乱!”

    只会添乱的淮南王世子又被臭骂了一顿,不敢再多言。心里对永宁郡主却生出了前所未有的不满和怨怼。

    嫁了人就该好生过日子,有娘家这般撑腰,还能闹到和离的地步,如今连父王这张老脸也赔上了……

    淮南王似是窥出了长子的不满,沉声道:“我这个做父亲的,自会罚她。你身为兄长,不可多言。”

    淮南王世子咽下心头不满,气闷地应下。

    ……

    淮南王舍下老脸,当晚便命人备礼,去了谢府。

    谢府门房管事两日前被淮南王世子痛揍一顿,还躺在床榻上养伤。守着门房的是一个年轻管事。

    管事胆子再大,也不敢拦着淮南王大驾。一边陪笑,一边冲小厮使眼色。小厮立刻退出去,麻溜地跑去通传。

    淮南王何等威势,淡淡扫了管事一眼:“本王要见谢钧,你在前领路。”

    管事的腿立刻软了半截:“是,奴才这就领路。”

    淮南王老当益壮,步伐不慢。

    小厮只快了一刻。

    谢钧听闻淮南王亲自前来,反射性地哆嗦了一回。

    没办法,做了淮南王十几年女婿,对淮南王的敬畏和讨好已成了本能。一听淮南王的名讳,他就下意识地软了腰杆……

    不行!

    闹到这等地步,和离已成定局!哪怕淮南王亲自前来赔礼也不能退缩……应该是赔礼的吧!不会再带人痛揍他一顿吧!

    谢钧深呼吸一口气,吩咐下去:“请淮南王在外间稍候,扶我起身下榻……”

    话未说完,门被推开,淮南王迈步而入。

    谢钧:“……”

    淮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