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七十章 处置(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你竟要将我逐出谢家!”

    “谢钧!你竟这般狠辣无情!我是谢家长子,谢家应该是我的。你将我逐出谢家,我和你誓不两立!”

    谢元亭既惊又怒,挣扎着要站起身来。只是,他双手双脚一直被捆着,又三日未曾进食。浑身僵硬无力,骤一起身便重重地摔了回去,发出咚地一声闷响。

    谢元亭惨呼一声,额头血流如注。口中依旧叫嚷怒骂不绝。

    丁姨娘没有像往日那般焦灼急切地冲上前,也未张口安抚。就这么如木雕一般,动也不动。

    丁姨娘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谢钧没有理会谢元亭,对丁姨娘说道:“含香,你既已作出选择。日后,便老实安分地待在兰香院。不可再踏出兰香院半步。我得了闲空,自会来看你。”

    丁姨娘神情木木地点了点头。

    谢元亭神色狰狞的看向丁姨娘,目光如喷火一般:“你要留在谢家!那我呢?你就彻底不管不问抛诸一旁了是不是?以前当我如眼珠子命根子一般,现在两年清苦日子一过,就熬不住了!”

    “丁含香!你算什么母亲!你在意的根本不是我,是你自己的衣食荣华!”

    “给我滚吧!我谢元亭孑然一人,什么亲人都不要了!”

    谢元亭以为自己嘶声力竭地喊了出来,力道万钧!

    其实,他早已惊慌失措心绪紊乱,便连声音中也透着色厉内荏。

    这两年来,丁姨娘不知听过多少类似的辱骂。每一次都默默隐忍,此时此刻,积压了许久的怨怼不满,终于彻底爆发了出来。

    “谢元亭!”

    丁姨娘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目中满是失望和痛苦:“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如果不是为了你,我怎么会哀求明娘替考,怎么会和明娘母女决裂?又怎么会落到今日之地步?”

    “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早已被扶正,成了谢夫人。此时是正经的谢府女主人,是七皇子妃的母亲,尊荣体面,风光无限。”

    “一切都是为了你!一切都是因为你……明娘有资格怒骂我不在意她,不配做她亲娘。你有何资格这么说?”

    素来温柔款语的丁姨娘,此时神色激动,声音也越来越激烈。忽然间,丁姨娘嚎啕痛哭起来,枯瘦暗黄的脸孔滑满泪水。

    和以前我见犹怜娇弱不胜衣的啜泣不同,此时的丁姨娘,哭得撕心裂肺仪态全无。

    仿佛要将心底所有的委屈后悔怨怼全部都哭出来。

    是,她后悔了。

    她悔不当初!

    她不该一个冲动之下,和谢元亭一起出谢府。她不该离开谢家,离开她的丈夫和女儿。

    只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女儿已经和她反目,丈夫也用看陌生人一般冰冷的目光看着她,再无和好如初的可能。

    她只余下唯一的一条路了。回到谢家,安稳地待在兰香院里。虽无机会出去,至少衣食无忧。

    ……

    看着丁姨娘满面痛悔的落泪,谢钧心中毫无波动,淡淡道:“你既已作出选择,我也会做到之前的承诺。”

    然后传令下去:“来人,为姨娘松绑,伺候姨娘去屋子里歇下。”

    片刻后,两个年约二十岁相貌平庸身材粗壮的丫鬟走了过来,各自为丁姨娘解开手腕脚腕上的麻绳。随后,一左一右扶着丁姨娘的胳膊走了出去。

    丁姨娘双腿酸软无力,全仗着丫鬟搀扶才勉强迈步。

    身后谢元亭还在怒骂叫嚷,她的泪水落得更急更凶。

    可她再也没回过头。

    待丁姨娘被扶走之后,谢钧面无表情地叫来两个侍卫:“打断谢元亭的左腿!”

    谢元亭头脑轰地一声,既惊且惧又恨:“谢钧!我是你的亲儿子!你怎么能下此狠手……放开我!你们都放开我!”

    两个侍卫沉着脸,丝毫不顾谢元亭的挣扎怒骂,将他按倒在地上。其中一个壮实力大的侍卫,拿起木棍,狠狠地砸了下去。

    “啊!”

    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响起。

    谢元亭再也没有叫嚷怒骂的力气,生生疼晕了过去。

    谢钧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叫来长随谢青山:“青山,你现在就命人备马车。将这个孽障抬上马车,连夜送出京城。一直送到临安的老宅去。留几个侍卫在老宅看守,不准他在人前露面。”

    顿了顿,又冷冷补了一句:“如果他再敢私自奔逃,将他的右腿也一并打断!”

    他不会弑杀亲生儿子。也不愿再将谢元亭放在眼皮底下。索性将谢元亭送回相距数百里的老宅去。

    谢钧话语中的寒意,听得谢青山心底直冒凉气,低声应是。

    谢钧的心情也没好到哪儿去,很快又张口吩咐:“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