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八章 杖毙(一)(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真正的仇人。

    盛渲目中愤怒的火焰似被浇了一盆冰水,很快化为灰烬。

    是啊!他有眼无珠,识人不明,追随错了主子。沦落至今日的地步,难道要怪七皇子夫妇反击?还是怪三皇子和七皇子联手?

    是四皇子逼着他顶下所有的罪责。

    刺杀皇子,是诛灭三族的重罪!

    他必死无疑!

    唯一的希望,便是祖父能及时赶进宫,能保住他一命……

    谢明曦已站直身体,不急不缓地迈步上前。

    谢明曦刚才并未刻意压低声音,和盛渲所说的话,清晰无误地传进众人耳中。众人却没一个出声询问。

    身后传来继续杖责的声响。

    盛渲已无力再惨呼,发出如野兽濒死一般的呜鸣!

    李湘如脸上无一丝血色,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右手缩在袖中,死死地紧攥成拳。指甲掐入掌心,阵阵刺痛。脑海中一团纷乱。

    俞皇后停下脚步,守在门外的内侍早已殷勤地迎上前来:“奴才见过皇后娘娘。”

    俞皇后嗯了一声:“进去通传一声,就说本宫领着一众皇子妃在外求见。”

    这可不太合规矩啊!

    内侍略一踌躇,俞皇后目光扫了过来:“你只管去通传,皇上若动怒,一切自有本宫担着。”

    内侍心中一凛,不敢再耽搁,忙领命进去通传。

    过了片刻,内侍恭敬地来复命:“皇上有口谕,皇后娘娘和众皇子妃进殿。”

    ……

    谢明曦当然不是第一次进移清殿。

    前世她执掌宫务多年,在位的天子是她的嫡孙,对她恭敬有加。她对朝政并不关心,也从未伸过手,倒是时常送夜宵点心羹汤进移清殿。也因此,她对移清殿再熟悉不过。

    她略略垂眼,和另几个皇子妃一起,尾随着俞皇后进了移清殿。

    建文帝高坐在龙椅上,脸上怒意未褪,龙目中满是冷厉。

    几位皇子站在两侧,神色各自不同。

    三皇子面上闪着微妙的亢奋激动,四皇子目光阴冷面沉如水。二皇子五皇子也是一脸复杂,唯有盛鸿,正大光明地流露出了快慰。

    盛渲已经认罪,当日刺杀之罪,便尽数落到了盛渲身上。眼看着仇人伏诛,身为被刺杀的可怜皇子,高兴也是应该的嘛!

    “臣妾见过皇上。”

    “儿媳见过父皇!”

    俞皇后和众皇子妃一同行礼。

    建文帝龙目一扫,淡淡道:“免礼,平身!”没等俞皇后张口,便问:“皇后不在椒房殿里等着,为何来了移清殿?”

    建文帝今日心情极为恶劣,连带着和俞皇后说话也没了好声气。

    俞皇后也未见羞恼,不疾不徐地应道:“臣妾等了一个上午,又等了一个正午,一直未等来皇上踪影。心中着实忧虑牵挂皇上龙体,这才厚颜前来移清殿一看究竟。”

    “皇上和几位皇子都还没用午膳吧!”

    建文帝冷哼一声:“用什么午膳!朕气也气饱了!朕今日才知道,原来竟是盛渲暗中谋划,刺杀七皇子!”

    “真是胆大包天!连皇子也敢行刺!日后,岂不是敢对朕动手?”

    建文帝冷厉的目光掠过四皇子陡然绷紧的脸,冷冷道:“行刺皇子,当诛三族!淮南王是朕的皇叔,朕今日要他长孙的命,得当面交代一声。免得他不明情由,心生怨恨。”

    完了!

    盛渲这条性命,谁都救不回来了!

    四皇子心中一阵寒意,嘴唇动了动,到底一声没吭。

    三皇子恨不得淮南王府连根被拔除才好,自然不会张口求情。

    俞皇后轻叹一声:“皇上息怒!盛渲做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今日杖毙,留他全尸,已是便宜了他。便是斩了淮南王府众人的人头,也算不得什么。皇上万万别气坏了龙体!”

    众皇子众皇子妃:“……”

    论心狠,谁人能及俞皇后!

    建文帝只打算要盛渲的命,显然没有迁怒淮南王府之意。俞皇后轻飘飘的几句话,却是将淮南王府上下都牵连了进来。

    还在气头上的建文帝,冷笑一声:“朕今日确实要好好问一问淮南王。盛渲行刺七皇子之事,他是否知情!”

    不知情也就罢了。若是淮南王也知此事,甚至参与谋划指使……可就怪不得他这个天子心狠手辣了。

    斩草除根的道理,众人都懂。

    不过,看着帝后两人说起淮南王府时的漠然,众人心里俱是一凛。

    盛鸿和谢明曦遥遥对视一眼。

    若能趁着今日的大好机会,将淮南王府连根拔除,自是好事一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