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五百八十九章 杖毙(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住手!快住手!

    苍老嘶哑的声音,遥遥传进了移清殿中。

    这是淮南王的声音。

    片刻后,便有内侍匆匆进来禀报:“启禀皇上,盛公子已被侍卫杖毙。淮南王晕厥不起,淮南王世子吐了一口心头血,也晕过去了。”

    亲眼目睹最器重最心爱的嫡长孙被杖毙,对年迈体弱的淮南王来说,不啻于是致命的打击。这一昏厥,不知还能不能安然醒来。

    倒是淮南王世子,正是盛年。别说吐一口血,就是吐上十口,也于性命无碍。

    建文帝神色冷凝,没有半分动容:“命人将他们父子抬进来。让太医过来救醒两人。若救不醒,就让他们祖孙三个一同下葬!”

    此言一出,谢明曦和盛鸿不约而同地在心中舒出一口气。

    不管淮南王能否熬过这一劫。从今日起,淮南王府已彻底失了圣心,再无翻身的可能。

    世上最愉快的事,莫过于亲眼目睹仇人赴死。

    谢明曦从不是心慈手软之人,盛鸿亦见惯生死,此时心中只有快意。

    三皇子心中隐秘的喜悦激动,丝毫不弱于谢明曦盛鸿两人。

    四皇子经此重创,实力大大受损。更重要的是,建文帝也对四皇子生了疑心。这对四皇子来说,才是最致命最可怕的重击!

    储位之争,四皇子已彻底落入下风!

    ……

    很快,淮南王父子被抬了进来。

    倒霉的太医,又被召进了移清殿。

    比起只剩一口气的丁主事父子,淮南王父子的情形要好得多了。一个是激动悲恸过度昏厥,一个是吐了心头血。

    两位太医各自施针,没过片刻,淮南王世子便有了反应。

    “阿渲!”

    淮南王世子还没睁眼,便先喊起了儿子。喊了一声,又一声。声音里满是悲恸哀戚。可惜,移清殿内无人同情怜悯他半分。

    淮南王世子睁开眼,目光茫然无焦距。过了许久,才嚎啕痛哭出声。

    一旁的淮南王,不知是针灸见了效,还是被振聋发聩的哭声惊醒。总之,也睁开了浑浊的双目。

    两滴眼泪自淮南王的眼角滑落。

    眼前晃动着盛渲血肉模糊的背影,比割肉剜心还要疼上百倍!

    那是他一手养大的长孙,寄予他无数心血厚望的长孙啊!忽然间就被杖毙,死得如此突然,如此猝不及防……

    “淮南王!”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盛渲从兵部偷走三架弓弩,又暗中谋划刺杀七皇子。此事,你可知情?”

    这个冷漠的高高在上的声音,是属于天子建文帝的。

    他已经没了长孙!绝不能再将整个淮南王府都赔进去!

    淮南王从无尽的悲痛中惊醒,挣扎着爬起来,跪在建文帝面前,老泪纵横:“皇上,我有罪!”

    “我没能教好儿孙。阿渲年轻气盛,因永宁之事和谢家结下仇怨,视七皇子妃如仇敌,也因此迁怒于七皇子。”

    “七皇子大婚那一日遇刺,我也曾生过疑心。奈何追问数次,阿渲都未承认。我便存了侥幸之心,以为此事真的不是他干的。”

    “万万没料到,他竟胆大包天,背着我做出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来!”

    “皇上下令人见这个孽种杖毙,想来是有了真凭实据。我实在愧对皇上,无颜再见皇上了。”

    淮南王一边忏悔一边恸哭,看着着实可怜。

    淮南王世子也未蠢至无可救药的地步。听到淮南王这般哭诉,只得哆嗦着爬起来,跪在淮南王身侧。奈何憋不出半个字来,索性跟着一同恸哭。

    ……

    这个淮南王!

    不愧是只心眼多过筛子的老狐狸!已到了穷途末路,还能做出这般作态。看来,今日想将淮南王府一网打尽,是不太可能了。

    建文帝神色已有些松动。

    谢明曦心中颇有些遗憾,不动声色地冲盛鸿使了个眼色。

    盛鸿心领神会,微不可见地略一点头。然后,在众目所瞩之下上前一步,朗声道:“父皇,盛渲已被杖毙。儿臣心头这口恶气,也已散了。”

    “不知者不怪。再者,淮南王府和天家同出一源,亦是血亲。还请父皇饶过淮南王父子一命!”

    众人:“……”

    很好!

    先要了盛渲的命,再挺身而出做好人为淮南王父子“求情”。这等手段,比用长刀砍人还要狠辣。

    果然,淮南王父子哭也哭不下去。要谢恩,也实在谢不出口。硬生生被噎在那里。

    倒是建文帝,颇为欣赏七皇子盛鸿的宽厚气度,点点头赞道:“如此仁厚,方为皇子气度。”

    去他妈的皇子气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