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三章 弹劾(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时间一晃,进了三月。

    阳光明媚,春暖花开。

    一众皇子,却未感受到明媚的春意融融。

    立储的风波愈演愈烈,一直隐忍未动的尚书阁老等一众重臣们,也无可避免地被牵涉其中。

    四皇子一派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是要命的狠招。

    礼部忽然曝露出今科春闱考题泄密,有十余位新科进士被牵扯其中。

    在大朝会上,李阁老上了一份奏折,弹劾岳尚书“尸位素餐”“装聋作哑”“无所作为”!从头到尾未提三皇子一个字,却比生生捅三皇子一刀还要阴狠!

    什么是尸位素餐?什么是装聋作哑?什么是无所作为?

    岳尚书是礼部尚书,三皇子被建文帝安排进礼部当差。按理来说,皇子名义上统领礼部,并不是凌驾一部尚书之上。只是,三皇子想做出一番成绩来,必然要争权夺权,安插自己的人手。

    此次春闱,照例是由岳尚书操持。三皇子不甘被晾在一旁,硬是插了一脚,将印制考题之事抢到了自己人手中。

    岳尚书心中憋闷,一声不吭地忍了下来。这就是尸位素餐!

    负责印制考题的齐郎中,暗中以万两高价卖了一道考题。一共卖出去三十份,就是整整三十万两。这三十万两,有多少被齐郎中吞下,又有多少孝敬了三皇子?岳尚书明明心中有数,却未吭声。

    这就是装聋作哑,这就是无所作为!

    李阁老这一弹劾,站在百官中的齐郎中当场就吓软了腿,扑通一声跪下,连声辩白,绝无此事。

    岳尚书却是一脸羞惭,老泪纵横,只说了一句“老臣无能!”

    然后,跪下认罪!

    岳尚书依旧只字没提三皇子,口口声声说自己未能及时察觉,待知晓时,春闱殿试已过,新科进士的名单已昭告天下。他这个礼部尚书,没勇气揭露此事。

    只是,纸包不住火。有落榜的举子心中不忿,私下去了李府将此事密报给李阁老。今日李阁老在朝堂之上弹劾自己,自己不敢也无力辩解,甘心认罪。

    齐郎中在礼部做的那些事,自然也有人作证。当下,礼部右侍郎便挺身而出,一张口便是一串人名。

    这些人,都是齐郎中的同谋。

    更清楚地说,都是三皇子在礼部拉拢之人,是三皇子党。

    齐郎中面色惨然,矢口否认。右侍郎又拿出了更强有力的明证,呈上了齐郎中的一本秘账。上面清楚地记录着买考题的举子姓名,以及齐郎中上下打点的金银。

    第一笔,就是送给三皇子的,整整十五万两。

    ……

    众臣哗然。

    今日朝堂这一幕,四皇子党分明是有备而来。

    岳尚书这一手确实狠辣,不惜将自己的前程声名也一同陪送进去。全然一副“只要损敌一千不惜自损八百”的架势。

    建文帝气得额上青筋毕露,面色阴沉,目中满是怒火。

    春风得意的三皇子头脑嗡嗡作响,后背冷汗涔涔,已经彻底笑不出来了。

    齐郎中确实是他的人,印制考题的差事,也是他从中出力才落到了齐郎中的头上。可高价卖考题之事,他是真的不知情……

    不,也不能说是全然不知情。

    前些时日,齐郎中悄悄送来十五万两的银票。这么一笔巨银,来路显然不那么正当。他正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时,以为齐郎中以别的门路弄来了银子孝敬自己,理所当然地收下了。

    怎么也没想到,这十五两银子竟是这么一个烫手山芋……现在想辩驳,也来不及了。

    盛鸿心里也是一沉。

    四皇子外家和岳家在朝堂中颇为势力,联手设下这一局,将三皇子彻底绕进了坑里。

    三皇子脸孔泛白,强做镇定,上前两步“启禀父皇,前些时日,齐郎中确实曾暗中送了银票来。不过,儿臣并未收下。齐郎中之前的所作所为,儿臣也一概不知。”

    此时此刻,只能拒不承认。反正那十五万两银票没做记号,他就是不认,谁也奈何不了他……

    就像当日的四皇子一样,狠心将盛渲推出来做替死鬼。他也将齐郎中推出去便是。

    可惜,三皇子忘了一件事。

    不是所有棋子,都甘愿做一颗废棋。不是所有人都心甘情愿地认罪赴死。

    跪在殿中的齐郎中,扭曲着脸孔叫嚷起来“三皇子殿下,那银子你明明就收了。你可不能收了银子就不认啊!”

    “若不是为了讨殿下欢心,我又怎么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卖考题捞银子。三十万两,殿下一个人就拿了一半。我四处打点,自己只留了五万。”

    “殿下可不能置我于不顾啊……”

    建文帝面色越来越难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