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零四章 亲疏(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随着时间的流逝,立储之争也愈发激烈。

    二皇子五皇子暗中都有举动,三皇子四皇子之争,更是从台下转变至台上,成了实打实的明斗!

    四皇子党这一招,出得既快又准又狠!

    科举取士,是国之大事。站在朝堂上的文臣们,都是从科考中脱颖而出,从低等官员做起,熬上二三十年,才有为一部尚书或入内阁的机会。

    建文帝对每三年一次的春闱,极其重视。

    三皇子冲什么下手不好,非要在春闱里捞银子?

    退一步说,就算三皇子真的不知情,齐郎中送那么一笔巨额银票来,难道就没生出点疑心?怎么敢就这么收下来?现在算是掉进泥坑里,怎么也洗不清了。

    散朝后,建文帝独自召三皇子进了移清殿。说了什么,众人不得而知。

    一个时辰后,三皇子出来的时候面色颓唐,难看至极。

    玉乔早已在移清殿外等候,见了三皇子,忙上前行礼“启禀殿下,皇后娘娘有请!”

    摊上这么一桩糟心事,三皇子心情十分阴郁烦闷。只是,俞皇后相召,又不能不去。应了一声,硬着头皮去了椒房殿。

    不出意料,迎头便是一阵怒骂。

    “蠢货!”

    俞皇后满面怒容,声音里满是失望和恼怒“本宫早就叮嘱过你,凡事都要小心谨慎。你就是这般谨慎的吗?”

    “那个齐郎中送你银子,你问都没细问,就敢收下。是谁给你的胆子!”

    “今日朝上,李阁老上奏折弹劾,岳尚书甘心认罪,礼部侍郎连齐郎中暗中写的账本都拿了出来。他们这分明是早有预谋,几个月前就给你设好了圈套。你倒是半点都没辜负他们期望,干脆利落地跳进人家挖的坑里。”

    三皇子被骂得面色如土,低头认错“母后责骂的是,都是儿臣糊涂。”

    俞皇后冷笑一声“你不是糊涂,是自以为胜券在握,便不将任何人放在眼底。本宫说过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了。”

    三皇子今日身上的冷汗就没消停过,口中阵阵发苦“母后误会儿臣了。母后说过的话,儿臣字字句句都记在心里,不敢有片刻或忘……”

    “这里没有外人,本宫无暇听这些废话!”俞皇后冷冷打断三皇子“这些年来,本宫不遗余力地抬举你,这储君之位,只能你来做,也非你不可。”

    “这件事,本宫会吩咐下去,替你抹平。皇上那边,本宫也会为你说情。”

    “在立储的旨意未下之前,你一举一动都不能再出错。否则,本宫第一个饶不了你!”

    你以为储君之位只是你一个人的吗?

    错了!

    这是我这个嫡母费尽十余年的心血,为你一点一点筹谋而来。如今只差这临门一脚,我绝不容有半点闪失!

    ……

    三皇子被俞皇后严厉无情的话语压得抬不起头来,低声应是,然后告退。

    退出椒房殿时,三皇子的额上亦满是冷汗。心里除了畏惧之外,更多的是从不曾诉之于口的愤恨和怨怼。

    诸皇子中,他最受俞皇后青睐。

    这份青睐,都建立在他的生母同姓俞的基础上。

    俞皇后看他的目光里,从无真正的温暖关切。

    稍有行步差池,等待他的便是如狂风骤雨一般的严厉训斥。

    这让他心里如何能不怨不恨?

    总有一天,他会坐到万人之上的龙椅之上,手握至高权柄,再不受任何人的管束。总有一天,他会扬眉吐气,看众人匍匐在自己脚下。便是俞皇后,也不能例外。

    总有那么一天!

    三皇子深深呼出胸口的浊气,转身去了景祥宫。

    素来温柔从容的淑妃娘娘,急得像油锅边的蚂蚁,紧紧攥住三皇子的手,连声问道“阿澈,你父皇是不是大发雷霆?将你召至移清殿,有没有问罪于你?皇后娘娘是不是也责备你了?”

    “你别慌!也别怕!这件事,一定能安然解决。”

    这才是他的亲娘!

    那个厉声斥责的嫡母,对他从无真正的疼爱呵护!真心待他的,唯有他的亲娘!

    三皇子定定神,低声说道“我没慌,也没怕,母妃也放宽心。刚才母后说了,会暗中命人抹平此事,也会在父皇面前为我说情。”

    “四皇子以为此事就能打垮我,实在是太可笑了!”

    “储君之位,只会是我的。”

    也只能是他的。

    淑妃情绪稍稍平稳下来,看了满面戾气的三皇子一眼,柔声低语道“阿澈,我知道你今日受了委屈。只是,眼下唯有皇后娘娘全力助你。哪怕你心中再不痛快,这口气也得憋着忍着。”

    “我心头这口气,已经整整憋了十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