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三十三章 公道(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陆阁老的神色霍然变了,目光锐利如刀锋一般“子毓,你说得都是真的?”

    四皇子真得对你存了觊觎之心?还因爱而不得心生嫉恨,出手加害你妻儿?

    陆迟跪在陆阁老面前,哽咽不已“千真万确!生死攸关之事,孙儿岂敢有半个字说谎!是七皇子妃认出了那块玉佩的玄机,孙儿这才惊觉,原来是因我佩戴玉佩之故,致使微微早产。”

    “万幸今日七皇子妃一直陪在微微身边,还带了擅于接生催生的嬷嬷来。否则,微微今日怕是难逃此劫。”

    想到至今还昏迷不醒的妻子,陆迟心如刀绞,泪水从眼中蜂拥而出“祖父,孙儿真是悔不当初。求祖父,替孙儿讨回公道。”

    陆阁老到底饱经世故,震惊了片刻,便回过神来,张口便问“那块玉佩在何处?”

    陆迟红着眼睛答道“孙儿怒不可遏,去了四皇子府,当着四皇子的面将玉佩扔了个粉碎。”

    陆阁老“……”

    年轻人就是冲动!

    再怒再气,也得把玉佩留着啊!

    陆阁老有些头痛,忍不住叹了口气“既是证据,为何不留下?我空口白牙地去见皇上,要如何令皇上相信四皇子谋害林氏之事?”

    陆迟“……”

    陆迟恨不得剁了自己的双手。

    这么简单的事,为何之前想不到?

    都怪他当时被怒火冲昏了头,压根就没想到这么多。只想着立刻和四皇子对质,将那块玉佩砸个粉碎!

    陆阁老不忍见长孙这般懊恼自责,又张口道“罢了,没有玉佩也无妨。你做得也没错,这等事,只能先捂下,总不能宣扬得人尽皆知。不然,你这个新科状元还如何见人?我这个一朝首辅,也会因此事被人诟病。”

    “再者,皇上护短成性,根本舍不得重惩皇子。之前盛渲替四皇子顶了罪,大家心中都有数。在那等情形之下,皇上都未严惩四皇子,就这么轻轻放了过去。”

    “还能指望皇上因谋害臣妇未遂便处置四皇子不成?”

    是这个道理没错,想起来,却格外糟心。

    “何为公道?”陆阁老眸光一闪,声音淡淡“想要一个公道,便得靠自己。你放心,祖父心中有数,迟早为你出这口闷气。不过,不是现在。”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要耐心等待!”

    陆迟用袖子擦了眼泪,低声应是。

    陆阁老上前一步,扶起长孙,低声道“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七皇子夫妇声势不显,却是真正值得结交之人。日后,不妨和他们多多来往。”

    “现在,你回去好好陪在林氏身边。”

    “老天庇佑,令孩子安然出世。孩子就取名叫天佑吧!”

    天佑!陆天佑!

    确实是个好名字。

    陆迟在心中默念几遍,冲陆阁老挤出一个笑容“多谢祖父赐名。”

    ……

    林微微昏迷至第三日,才醒了过来。气息微弱,几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此次早产,令林微微大伤元气。别人做月子,只需一两个月。以林微微的情形,至少也得在床榻上养上几个月。

    天佑的洗三礼,也未大办。只有最亲近的亲眷好友登门。

    谢明曦在府中休息两日,恢复了元气,再次出现在林微微面前时,依旧还是那副从容不迫的模样。

    林微微想冲谢明曦笑一笑,奈何身子太虚弱,面部想动一动都不是易事。

    “林姐姐,你身子虚弱,不必说话。”谢明曦坐在床榻边,轻声笑道“待你身子好了,想说什么都由你。”

    林微微极轻的嗯了一声,无声地张了张口。

    谢明曦善读唇语,一看便知是在说“谢谢”二字。

    “真想谢我,就快些养好身子。”谢明曦笑道“再过三个多月,我便要临盆了。到时候我也盼着你能来陪我呢!”

    林微微目中漾起笑意,轻轻点点头。

    林微微虚弱成这般模样,谢明曦不忍再和她说话,转而抱起了刚出生三日的天佑。

    先天不足的早产儿,瘦小得可怜,抱在手中轻飘飘的。因出生时遭了罪,小脸依然发青。眉目倒是格外清秀,完全继承了陆迟和林微微的优点。

    孩子刚喝过奶,被人抱着,颇为舒适,小小的眼微微睁着。不哭也不闹腾,格外沉静。

    或许是亲眼看着孩子出生自己也出了一份力的缘故,谢明曦看着小小的天佑,心中颇有几分怜惜和欢喜。

    她伸出手,在天佑的小脸上轻轻抚摸,目中闪过温软的笑意“佑哥儿生得真好。待日后长大了,定是个俊俏儿郎。”

    “可惜方姐姐还在月子里,不能前来。”

    方若梦听闻林微微早产之事,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