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六百六十七章 婆媳(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母妃请上座!”

    “还是不必了吧……也好。”

    “来人,给母妃上壶清茶,再上些点心。”

    “我不饿也不渴……也好。”

    天底下最微妙的关系,莫过于婆媳。

    原本两个陌生的女子,因一个共同的男子,成了家人。婆婆看儿媳不顺眼,无需理由。儿媳对婆婆不满,也是难免。

    孝道伦常,儿媳免不了要受磨搓。就连俞皇后,也未能例外。当年嫁入天家,着实受了李太后不少闲气。

    到了梅妃和谢明曦这儿,却是正好相反。

    梅妃没半点做婆婆的威严和底气,谢明曦也没什么身为儿媳的忍让顺从。

    人的气场,也是极其微妙的东西。婆媳两个正式的第一次相见,便在这诡异又和谐的微妙气氛中开始了。

    梅妃因太过瘦弱,素色宫装显得颇为空荡,昔日美貌已褪了七八分。

    谢明曦却是韶华正盛,穿着一身素服,依然明眸皓齿,乌发如墨,唇红如朱。

    “母妃,你还没见过阿萝吧!”谢明曦笑着打破沉默,将怀中的阿萝递到梅妃眼前“阿萝,快些睁眼,看一看祖母。”

    阿萝本有些困倦,听到亲娘的柔声细语,果然睁了眼。

    梅妃和阿萝黑溜溜的小眼对视片刻,目中似喜似悲,忽地落了泪“阿萝……和安平幼时几乎一般模样。”

    阿萝的容貌,像极了盛鸿。可不就和早逝的姑姑盛安平格外肖似么?

    其实,对着一个孩子说起早亡之人,总有些不吉。

    梅妃在情绪激动之下,竟未顾及。

    谢明曦对“盛安平”的感情也极为复杂微妙,因此没什么懊恼不快。轻声安慰道“侄女肖似姑姑,也是常理。母妃喜欢阿萝,日后常来看她便是。”

    梅妃哽咽着嗯了一声,用袖子擦了眼泪,小心翼翼地说道“我能不能抱一抱阿萝?”

    谢明曦轻声笑道“当然可以。”

    将阿萝放到了梅妃手中。

    梅妃如捧珍宝一般,仔细又轻柔地抱着阿萝。

    之前情绪太过激动,只觉阿萝和盛安平一般模样。现在细细再一看,又有些不同。

    阿萝比盛安平幼时生得更秀气更机灵。尤其是那双黑亮的眼睛,格外有神。让人越看越爱。

    梅妃心中所有的悲戚都不见了踪影,余下的是满心的欢喜和疼爱“阿萝生得真是讨喜。”

    这话谢明曦爱听,抿唇一笑“我和殿下也觉得阿萝可爱。”

    对着孩子闲话片刻,梅妃眉眼间的拘谨,终于散去,变得自如多了。

    ……

    谢明曦轻声说道“殿下打算早些就藩。到时,殿下会去求母后,将母妃一并带去藩地。母妃可愿随我们前去?”

    梅妃先是一怔,反应竟出乎谢明曦意料“你们去藩地便是,我便不去了。”

    谢明曦有些诧异,不动声色地询问“母妃为何不愿和我们一同前去?莫非是心中存着顾虑?”

    梅妃含糊其辞地应道“我习惯了宫中生活,只怕禁不住跋山涉水之苦,也无法适应蜀地的生活。”

    梅妃那点心思,如何能逃得过谢明曦的利眼?

    谢明曦略一思忖,便猜出了梅妃的心思“母妃是不是担心,母后不肯放行。到时候,殿下会因此事触怒母后,影响就藩之事?”

    梅妃“……”

    这个儿媳,也太敏锐犀利了!

    自己一个字都没说,她是怎么猜出来的?

    谢明曦淡淡的声音在梅妃耳畔响起“梅妃不必思虑这些。殿下早有此打算,也一定会带母妃离开京城。”

    “殿下从无问鼎皇位之野心,也无争权夺利之意。只想带母妃去就藩,母后又岂会为难?”

    “倒是母妃一意留在宫中,才会令殿下忧虑挂记。到时候我们远在蜀地,还得时时惦记母妃在宫中情形如何。”

    梅妃哪有不想去蜀地的道理。

    正如谢明曦所言,她是担心俞皇后会故意刁难盛鸿而已。

    “真得不会给鸿儿惹来麻烦吗?”梅妃的眉眼间渐渐多了之前没有的光芒“我真地能随你们去蜀地就藩?”

    谢明曦微微一笑“世间无难事。”

    只看你想不想去做而已。

    看着从容不迫的谢明曦,梅妃既觉振奋欣喜,又有些担忧。

    儿媳这般厉害,儿子能不能降得住啊……

    梅妃隐而不露的忧心,一不小心流露出了一点点。谢明曦心中暗暗好笑,面上却未露半分,继续说道“我今日和母妃说起此事,是让母妃心中有数。一切自有殿下和我奔走,母妃只管安心待在寒香宫,等消息便是。”

    “快则三五个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