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五十二章 保媒(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有一事相求。

    这话音,听着分外耳熟。

    谢明曦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先有些讶然,很快,又化为一抹笑意隐没在眼底“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叶母这才鼓起勇气说道“景知今年已二十有一,也到了该成亲的年龄。他有了意中人,我想求王妃娘娘保媒。”

    谢明曦目中笑意更深,慢悠悠地说道“真是凑巧。前两日,杨夫子去求师父,为杨姑娘说亲。没想到,今日你又来求我为叶长史保媒。”

    叶母“……”

    叶母显然不知道杨夫子去求过顾山长之事,被谢明曦陡然说穿,颇有些不好意思。

    叶秋娘忍不住再次张口“娘,王妃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就别吞吞吐吐的了。直接张口求王妃保媒便是。”

    这倒也是。

    为了儿子的终身大事,叶母也顾不得别的了,躬身行了一礼“不瞒王妃,景知的意中人,正是杨姑娘。”

    “杨姑娘聪慧能干,美貌可人。他们两人,在来蜀地的路上相识,到了蜀地后,也时有见面的机会。时日久了,便生出了情意。”

    “景知脸皮薄,不好意思张口求蜀王殿下保媒。我这个亲娘,今日只得厚着脸皮来求王妃了。”

    叶景知,杨凝雪。

    一个是新科探花,五品的藩王长史。

    一个是夫子之女,如今也在顾氏书院里做夫子。

    论出身,两人相差无几,俱是年少丧父,出身寒门。论年龄,杨凝雪大了叶景知一岁,也算相配。论相貌,两人俱十分出众,倒也合适。

    唯一不太合宜的,就是……

    “杨姑娘当年所遇之事,你们都清楚。”谢明曦看向叶秋娘母女,神色淡淡“你们心里半点都不介意吗?”

    杨凝雪鲜遭谢元亭凌辱之事,并未传出去。叶秋娘却是一清二楚。想来,叶母和叶景知也早已从叶秋娘口中得知当年旧事了。

    叶母显然早已思虑过多回,张口便道“当年之事,怪不得杨姑娘。都是谢大少爷……”

    到底是亲兄妹,当着蜀王妃的面说谢元亭的不是,总不太合适。

    叶母顿了顿,正要含糊过去,谢明曦已接过话茬“谢元亭见色起意,兼之想令我难堪,做出那等无耻之事。杨凝雪确实无辜。”

    “这一桩陈年旧事,知晓之人并不多。如今来了蜀地,更无人会提及这些。”

    “只是,一旦叶长史和杨凝雪定下亲事,保不准便有好口舌之人,翻出当年旧事嚼舌。到时候,你们心中可会介怀,进而迁怒杨凝雪?”

    最后一席话,直接犀利。

    叶母毫不迟疑地应道“王妃所言之事,我早已想过了。今日我既主动来求王妃保媒,自不会惧任何风言风语。”

    叶秋娘也道“我私下问过弟弟,他已和我禀明心意,他不介意这些旧事,非杨姑娘不娶。”

    “请王妃成全这一对有情人!”

    谢明曦定定地看了叶秋娘母女片刻,才缓缓道“好,你们都记住今日说过的话。他日若杨凝雪因此事受了慢待,我不会坐视不理。”

    这是明言要为杨凝雪撑腰了。

    杨凝雪娘家只剩一个亲娘,略显单薄。现在有蜀王妃撑腰,可就不同了。

    叶母和叶秋娘对视一眼,不忧反喜,一起应下。

    ……

    这一边,杨夫子也私下找到顾山长,将事情的原委托盘而出。

    “……当着王妃的面,我没好意思直言。凝雪的意中人,正是叶长史。他们两人彼此有意,叶长史也知晓当年旧事,并不介怀。”

    顾山长愕然片刻,才笑道“没想到,都被明曦说中了。你也真是,实话实说便是,有什么可遮掩的。”

    杨夫子面上微微发热“这门亲事,是凝雪高攀。我怕直言相告,王妃会小瞧了凝雪。”

    顾山长失笑不已“你呀,就是想得太多了。这等好事,明曦知道了只有高兴之理。”

    顿了顿,又笑着恭贺“恭喜,即将喜得佳婿。”

    杨夫子对这门亲事别提多满意了,闻言笑弯了眼角。

    叶景知年少得志,却半分不张狂,性子温和沉稳。

    女儿曾经历过诸多坎坷。以后,也该苦尽甘来了。

    ……

    “什么?”盛鸿听闻此事亦惊讶不已“叶景知和杨凝雪?他们两人竟彼此有意?”

    谢明曦笑道“其实,那日杨夫子张口的时候,我便隐隐有些预感。没想到,果然被我猜了个正着。”

    盛鸿想了想,也笑了起来“他们两人皆蹉跎至今,一个是老姑娘,一个是老光棍,看对眼了正好凑一对。”

    二十一岁的叶景知还好,男子大些说亲也无碍。杨凝雪却正经是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