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八百三十章 演武(二)(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方若梦对廉夫子有信心。对谢明曦和盛鸿更有信心。

    当年书院大比时,方若梦拿出仅有的两百两私房银子,转眼翻做两千两。

    后来,莲池书院外盖了二十间铺子,她亦拿出所有积蓄,租下了三间铺子。这几年里,铺子生意极好,足够她日常花销所用。

    事实证明,跟着谢明曦一同下注,稳赚不赔!

    看着儿媳自信从容的脸孔,李夫人想说什么,又忍下了。

    方若梦和李湘如一直不远不近,李夫人身为婆婆,因此对儿媳有些不满。之后方家落井下石,出手对付宁王,李夫人对方氏就更不满了。

    不过,方氏和李默感情颇佳,生了一双儿子,平日行事周全,挑不出半个不字。她这个婆婆纵然有心挑刺,也挑不出不是。

    现在,女儿已经死了。李夫人心里的隔阂也去了大半。

    再者,方若梦和谢皇后是同窗亦是密友。前些时日还曾被谢皇后召见。能和当朝皇后保持密切友好的来往,方若梦本人的分量无形中重了不少。

    李夫人清了清嗓子说道“输赢也无甚要紧。赢了赚些私房银子,输了也未伤筋动骨。权当一乐。”

    方若梦微微一笑“婆婆说的是。”

    婆婆那点小心思,方若梦了然于心,心中有些气闷,却也不便揭穿。

    内宅度日,就是这般。总有这样那样的糟心事。李家是官宦名门,根深叶茂,族人众多。她身为长孙媳,要应付诸多繁多的人和事。

    虽不喜欢,也只能习惯适应。

    婆媳两个闲话片刻,便有下人来禀报府中事务。

    自李夫人病倒后,方若梦责无旁贷地接手了内宅琐事。处理琐事后,一双儿子又闹腾着来了。

    再过几日,便是新年。钰哥儿钦哥儿也快五岁了。

    两个小子生得浓眉大眼,面容俊俏。也格外淘气好动。整日在一处玩闹,你打我我踹你都是常事。今日两人又打了一场,脸上身上都是泥,衣衫都被扯破。

    脾气再好的亲娘,也禁不住两个淘气儿子闹腾。

    温柔的方若梦,瞬间化身为母老虎,张口便是咆哮“都给我过来!看我今日怎么收拾你们!”

    ……

    谢府内宅,今日也同样热闹。

    二品诰命徐老夫人,特意穿了诰命礼服,收拾得齐齐整整,端坐在内堂里。

    徐老夫人有了诰命后,最喜欢做的事便是穿着诰命礼服四处转悠。可惜国丧期内众府都得低调,没几家敢操办酒宴。

    徐老夫人有心显摆,却没地方去,索性便在谢府内宅里穿着过瘾。

    谢老太爷不耐烦看老婆子装模作样,在两个娇嫩小丫鬟的搀扶下去了书房。

    徐氏对谢老太爷老不正经的行为早已见惯,也不放在心上,喜滋滋地对谢铭夫妻说道“前几日,我打发丫鬟去银庄下注。很快银子就要翻倍回来了。”

    谢铭小声问道“娘,你押了多少两银子?”

    徐氏低声笑道“五千两!”

    谢铭被吓了一跳“娘哪来这么多银子?”

    阙氏狠狠拧了笨头笨脑不会说话的夫婿一把。

    这还用问吗?当家这么些年,攒五千两私房银子不在话下。倒是婆婆胆量颇壮地将这么一大笔银子都拿了出来押注,令人心惊胆战。

    赢了当然好,输了可就哭都没地方哭了。

    徐氏见儿子儿媳俱是一脸的畏缩,挑眉一笑“怕什么!皇后娘娘自己都押了三万两银子,我们跟着皇后娘娘押注,总不会输!”

    “你们两个想想看。那一年书院大比,娘娘才十岁。我们押莲池书院,赢了多少银子?”

    这倒也是。

    谢铭和阙氏对视一眼,齐声道“娘说得对。”

    徐氏舒展眉头,得意地笑了起来。

    人这一生,最要紧的就是看准人下准赌注。

    前半生,她将赌注压在了继子身上。可惜继子是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好在她自进京之后,就将所有赌注都押在了谢明曦身上。

    事实证明,她的眼光精准无比!

    ……

    这一日,不知有多少人翘首望着军营的方向,焦急难耐的等着演武结束。

    可惜军营戒备森严,方圆数十里之内皆无人烟。擅自靠近军营,会被视为窥伺军情,军中巡逻的士兵可以随时射箭击杀。

    演武结束,军营的大门才会打开。

    此次演武,一共有三轮比试。

    第一轮是队列队形的变化及操练。

    这里是御林军的军营,宽广空荡的演武场可容纳一万士兵。

    两千御林军身着军服,手持长刀,在军鼓的号令下做出各种劈砍击杀的动作,呼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