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186章 前倨后躬(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什么,老夫求你?”潘泽一脸气炸的模样,“老夫是什么身份?堂堂三星丹师,三原城丹师道的长老,需要求你?”

    石皓只是笑:“既然你不求我,那就算了。”

    他继续往前走。

    靠,这个小子怎地如此狡猾?你真是十七八岁的少年吗?

    潘泽只得又追了上去,无论他是命令还是求恳,今天是一定要将石皓带到祈英鹏面前去的。

    “老夫、求你!”这一回,他的姿态再次放低了几格。

    什么?

    那名守卫看得目瞪口呆,潘泽居然真得在求石皓。

    天哪!

    他是不是耳朵出了问题?

    石皓却是摇摇头:“你这就算求人了?呵呵。”

    他继续前进,事实上,认证个丹师对他来说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他又不是特别稀罕。

    “别别别!”潘泽又追了上去,“之前是老夫态度不当,现在老夫向你慎重道歉!请您务必跟老夫回去,老夫谢谢你了!”

    他重重地一揖到底。

    石皓摇摇头:“不够。”

    这还不够吗?

    “难道要老夫跪下来求你不成!”潘泽有点恼了,脱口而出。

    区区少年,居然敢在他面前摆谱,若非祈英鹏向他施加了高压,他根本懒得理会。

    石皓想了想,道:“勉强可以。”

    什么,你还真是异想天开啊!

    潘泽顿时露出森然之色,恨不得一巴掌将石皓拍死。

    但是,他立刻想到了祈英鹏,愤怒便如退潮般消去。

    啪,他跪了下去。

    这一刻,他将所有的荣辱都是抛到了脑后,想的只是他自己未来。

    若是被丹师道开革的话,那除非有比祈英鹏更高级的丹师愿意收容自己,否则的话,他这辈子也不可能再加入丹师道,只能做一个孤魂野鬼。

    而这一幕,看得那名守卫简直瞠目结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天哪,潘泽居然向着石皓跪下了,真得跪下了。

    若非亲眼所见,无论谁告诉他,他都会认为对方在胡说八道。

    这是多么荒谬的事情?

    人家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局面便反了过来?

    如果潘泽早知会如此的话,他之前还会那么傲慢吗?

    “求你!”潘泽咬牙说道,心中已是暗暗决定,只要渡过这一关,他定会请人出手,将石皓干掉,否则的话,他半夜睡觉也会被生生气醒的。

    他低垂着头,石皓看不到他的表情,然而,以石皓的“经验”,又岂会猜不出来?

    “走吧。”不过,石皓并没有点穿。

    潘泽站了起来,脸上木无表情,可心中却是装满了耻辱。

    没过一会,两人就重新来到了考核丹师的高楼中。

    “小友!”祈英鹏立刻迎了上来,“让你受委屈了,老朽真是惭愧!”

    石皓恍然,原来给潘泽施加压力的人是他。

    他点点头:“我还需要重新认证吗?”

    “不用不用。”祈英鹏满脸笑容,“你刚才炼制的莽力丹已经经过鉴定了,品质上乘,还有,你的身份令牌也快要制作完成,现在只需要刻上你的名字,再取你的一滴鲜血。”

    滴入鲜血,身份令牌才不会被人冒用,因为只有对应的人才能激活令牌。

    石皓点点头:“我名石皓。”

    待人送来了一块还是模具的身份令牌,他咬破手指,滴了一滴鲜血上去。

    “稍等片刻,最多半个时辰,便可以将身份令牌制作完成。”祈英鹏说道,一副怕石皓不满意的模样。

    这让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这真是他们印像中那不苟言笑的会长大人吗?

    要说石皓是祈英鹏的后辈……谁会相信呢?

    有哪个长辈是这么对后辈的?

    反过来还差不多。

    半个时辰之后,果然,身份令牌便制作完成了,石皓接过,而另一边,吴江涛也刚刚完成了炼制莽力丹,从炼丹室中走了出来。

    看到石皓,他露出一抹杀意。

    如今,他的风头全部被石皓盖过了,让他这个心胸狭窄的人动了杀人之念。

    石皓却是看也没有看他一眼,这种人物需要放在心上吗?

    这样的漠视让吴江涛更加愤怒,他双手捏着拳头,从小就是天之骄子的他,何曾被人如此对待过?

    “谢了。”石皓向着祈英鹏点点头,“我还有事。”

    “您请便。”祈英鹏笑道,他已经知道石皓住在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