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3 剑气满武当(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日之间,消失两位高人,江湖上倒也不至于因此而沸腾,毕竟这二位都是活在传说中的人物,所谓执道教牛耳,其实不掌权也不掌势,至于他们口中手下的黑白子,到底落在何处,落了多少子,无从考究。

    南北江湖客虽然没搞懂这二位天师论道到底是论的个什么道,但也说不上乘兴而来败兴而归,毕竟他们知晓了一个天大的消息。

    张九龄还活着,而且此时正在武当!

    就因为这件事,武当山炸开了锅,南方的,北方的,不管是江湖客还是香客纨绔,都打着争论俞松岩和木坤谁胜谁负,谁技高一筹的旗号,争论不休,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最后便是大打出手。

    其实,对于这些江湖客而来,武当山胜了也好,天门山胜了也好,都不重要,毕竟武道中人信的是自己,真正值得他们大打出手的原因,是想借此机会出个风头,若是被那桀骜不驯的张九龄瞧了去,传授个一招半式,岂不是有可能成为下一代剑神?

    到时候什么锦官剑仙,什么东北马上仙,统统都不是对手呐!

    这些人就拔剑的拔剑,抽刀的抽刀,撸袖的撸袖,开始了混战。

    霞光万丈消逝,夜幕降临,天空再一次飘起了小雪。

    武当天气,诡谲万变。

    香客们四处奔逃,武当山乱作一团,山上道士也慌了,他们之中大多人都是求一安身之处而讲道,并非是王眉河那般真有天师修为,这会儿乱了,才开始寻找起年轻小师叔来。

    顾乔压根没想到武当山上会有这么惊扰清静的一出,不过她也惹不起这些江湖客,在韩东城,阮江,二人的保护下,躲进了金殿,既然是混战,还是免不了被人盯上了,方画和陈实瞧见这边的动静,也不顾身上的伤还没好,抽身出来相救,这才让他们躲过一劫。

    而金殿顶上那位年轻的俊俏小哥,此时像是恍了神一般,独自站在屋顶,任风吹打,任雪摧残。

    其中一名不知名的剑道小厮身上中了三五剑,后来又被人一脚踢飞,落到一棵老松底下,起身时猛然瞧见树上有一女子,好生漂亮。

    他稍稍一愣神,顿时便心生一计,朗声给这位树上女子贯了个俞松岩胜一筹,他不服的罪名,继而提剑掠向树上,实则大鹏展翅,扑了过去。

    这位江湖小厮,还真是不开眼,竟是没认出树上之人竟是东北马头子。

    林白狐嫣然一笑,便使得他想入非非,现实却是他被人一脚踢下了山。

    尽管张九龄一剑破两剑是闹事起因,但俞松岩和木坤都是不世出的高人,他们的年龄在当今天下根本无人能道出一二,而金殿顶上那位亲眼目睹了两位老天师论道的年轻小哥,他会不会暗中得到了什么真传?

    而且与其更人混战,跟上头那位年轻小哥斗上一场,岂不是更惹眼?

    不知不觉,这又成了另一个原因。

    七八名剑客径直掠向那位出神未归的俊俏小哥儿,虽无杀意,却又战心。

    林白狐抿嘴一笑,一脚踏在树枝上,使老松摇曳许久,白狐身影顷刻间便抵达金殿,她傲然站在俊俏小哥儿身前,出手如同鬼魅,三招两式便将这群不知名剑客给踹飞了下去。

    如此一来,金殿之顶愈发惹眼,下边混战的江湖客,纷纷仰头看去,到了这一刻,也不管她什么林白狐不林白狐,上去露个脸才对得起武当山一行。

    一拨接一拨的江湖小厮纷纷上殿顶挑战。

    而这位狐儿脸女子至始至终一句话也没说,只是岿然不动的挡在他的身前。

    虽然这次论道没来什么年轻江湖上的大人物,但南北江湖客中总归少不了几个高手,一番车轮战下来,还是使得这位玉笔峰大当家喘气脸红,显然是有些累了。

    林白狐白了身边不解风情的俊逸小哥一眼,没好气道:“再不出手,我就给人糟蹋了。”

    殊不知这位俊俏小哥出神归出神,其实对身边人,身边事都了然于心,而且他也并非是真的悟了什么道,他只是一直在想,俞松岩和木坤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就是俞松岩的消失让他有些无助,本来心中许多谜团即将揭开,没曾想这位老天师说走就走,说好的下次说人面花的事,也就这样没了着落,再往深处想,他开始埋怨起这位武当老掌教了,今日登了金殿观棋,明儿江湖上就该流传他的大名了,老天师撒手人寰还不忘给他丢个大帽子,回头下了武当山,怕是要有不少人找上门来。

    吕凤箫突然坐在屋顶棱角上,打趣笑道:“没事,我在旁边看着呢!”

    说罢,他果真不出手,眼睁睁的看着林白狐独斗群雄。

    林白狐冷艳笑道:“你不就是想看看我有几斤几两吗?至于吗,你问我,我又不是不告诉你,你就忍心看着我被人欺负?”

    吕凤箫尴尬的笑了笑,林白狐不愧是林白狐,狡猾得很,一语就道破了他那点小心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