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313 剑气满武当(2/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确实如林白狐所言,他没出手真的只是想看看这位杀人不眨眼的玉笔峰白狐到底到了什么境界。

    不过眼下看来,林白狐既然知晓了他的想法,想必也不会真的让他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毕竟她是为了自己才出手,吕凤箫也没有理由撒手不管,起身时,已是玉剑在手,接连剜出几朵剑花,与林白狐并肩退敌。

    天柱峰金殿如下小雨。

    石阶上突然爬起一名江湖客,朗声说道:“这位兄弟武功好生了得,两位老天师传了你什么功夫,不妨拿出来大家共同学习学习!”

    这话一落,武当山彻底沸腾了。

    是啊,这位不知名的年轻小哥是何方人物?出手竟是这般厉害,林白狐为何护他,还不是看上了他得天独厚的机缘?

    吕凤箫重重叹息一声,果然还是免不了戴上这顶无辜的冤帽子。

    早知如此,他定然不会上了这武当山,非但疑惑没解,反而徒惹了是非。

    林白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嚣张,看也不看下边叫嚣的江湖客,抱胸笑道:“前有探花郎陈龟年难河桥一战,今日我林白狐又成了第二个跟你并肩战斗的江湖人,日后是不是也该传作一段佳话?”

    吕凤箫苦笑道:“我倒也希望是一桩佳话,只怕是无穷无尽的祸患!”

    林白狐打趣道:“这么说我不是惹祸上身?不过,还好我林白狐最不怕的就是张扬,有胆有识的都来瞧瞧我去!呵呵……”

    吕凤箫对林白狐的张扬无可奈何,不去理会她,突然大声喊道:“王小龟,你家里这般不清净,你也看得下去?若是惊扰了神明,惊扰了佳人,可没你好果子吃。”

    莲花峰方向急急掠来一人,自称王眉河,于大年初一,折枝出剑,剑气满武当。

    扰人清净的江湖客,被逼下武当。

    这年冬春之间,武当年轻小天师升任掌教,统御北方道教祖庭。

    同年同日,远在南方的天门山,断臂天师木桑以年迈之躯掌管南方道庭。

    南北对峙之势,不消不减。

    只是张九龄的那一剑因此成了迷,无人知晓那一剑出自何方,出自何人,张九龄到底在没在武当山,也无法考究了。

    因为老掌教的消失,武当山上反而愈发热闹起来,尤其是听说年轻掌教什么事都亲力亲为,讲道解签,和气得很,长得又眉清目秀,北方当地许多人家都打着求姻缘的旗号,把尚未出嫁的闺女都推上山来给年轻掌教瞧上一瞧,要是能求得个掌教夫人,那在北方走出去也就有脸了,什么马贼土匪见了,可不都得绕道而行?

    可惜这位年轻掌教解签归解签,可就是懂不起那一个个挤眉弄眼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心里只是惦记着什么时候空闲了独自去莲花峰上坐一坐,想一想,这样就好!

    北方转东北的路上,有一行人缓缓前行,骑狗的老乞儿遥遥领先,威风得很,自打下了武当山,他们身边就没清净过,不过好在一路走来有林白狐法旨开路,这段江湖路总算开始安生下来。

    只是吕凤箫的名字却不胫而走传遍了大江南北,估摸着整个江湖谁都知道,有一位年轻剑客极有可能得了武当天门二山两位天师的特殊传道,说不定还有举霞飞升的秘密,一时间这个名字俨然成为了香饽饽。

    林白狐下武当以前曾对吕凤箫说过,不止我看上了你,还有许多人也看上了你,一语成谶。

    东北和北境交界其实民风和风景都差别不大,一时间倒也不至于水土不服,在一处小村庄休憩一晚之后,为了不给吕凤箫他们惹麻烦,第二日方画和陈实就给吕凤箫告了别,在东北得罪了恶狗一般的戚家庄,他们也混不下去了,说是要下江南去瞧瞧,临行前他们把龙须根转交给了吕凤箫。

    这一路走来,也听他们提起些关于龙须根的事,这是他二人在东北一处老山里面挖出来的,后来不甚偷了口风准备转卖出去,没曾想,买家还没上门,抢家倒是上门了,生生将他们从东北追到了北境武当,至于戚家庄为何不要名声的来抢东西,这就不知道了。

    吕凤箫瞧着龙须根对顾乔的身子还有些用处,当天就把珍贵的灵药给剁吧剁吧了,服药之时,顾乔险些哭了鼻子,直道吕哥哥千万般的好,她不知如何相报。

    吕凤箫恬不知耻的说了句以身相许,顿时就让她笑喷了,其实她倒是不介意以身相许,只是身子不允许。

    顾乔是天生体弱,即便是服了龙须根也只是脸上多了些血色,但她已经很开心了,至于听雪楼绣花娘能否医治她,她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她只是想着,回家的时候,能让顾老爷子脸上多些笑容总是好的。

    出了村庄,他们在一处小树林休息,林子里突然蹿出来一伙人。

    不是马贼,也不是土匪,而是衣冠整洁的江湖人。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