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四章 卸针十枚,姑娘头北(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世上男子注定薄情,但凡是让人心动的女子总能走进心房,一场接一场的恋爱大多都是在挑哪家的白菜好吃而已,温柔贤淑,娇俏可爱,委实心动。

    世上女子注定寡义,纵然一生男人无数,闯进心扉最深的永远是那第一个,一敲心门,却不风流,委实难忘。

    红姑娘胯下男人几多,却无一人能动心,吕凤箫虽未开她身门,却屡次敲响她的心门。

    改头换面,不正是为了让自己更优秀,更惹眼一些吗?

    这般优秀男儿,她怎舍得让他跪下?

    不过是一钱不值的负气之说罢了。

    不过,情归情,恨归恨,红姑娘虽然没法对吕凤箫如何威逼利诱,但当年柳笙那一拍肩头她可是铭记于心,这些年来,她无时不刻不是在拿自己和当年的她作比较,杀手榜第一的位置,不可能轻易放下,打败吕凤箫正是最近的捷径。

    你爱的男人都被我打败了,何谈资格?

    红姑娘莞尔一笑,俯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温南衣无力的肩头,叹道:“可惜了,你不是柳笙,若不然今儿的画面可能会令我一辈子都忘不掉。不过,既然你跟她长得一模一样,不妨替我见证这一刻。”

    红姑娘再转身看着雨中吕凤箫,长笑一声充满了感慨。

    医生杀人,全凭一针,十针尽出,再无对手。

    蓝袍人的败给她敲响了警钟,尽管这些年来她的手脚功夫进境甚快,与蓝袍人对战不下十次,可是却始终不分胜负,说是不分,其实已分,光是蓝袍人的防御她就架不住,再加上那些恶心的虫子,她压根就不想打架,大多数对决都是打到一半就终止了。

    单凭吕凤箫能破了蓝袍的防御,就不得不说明医生还是医生。

    红姑娘娇笑道:“你就欺我对你心软,知道我舍不得你卑躬屈膝,这样吧,你卸下身上的十枚银针,与我一战,如何?”

    “这样我还能唤你一声红袖。”吕凤箫淡淡一笑,毫不犹豫的将十枚材质特殊的银针放在地上,然后绅士风度的单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红姑娘微微有些好奇,医生没了针就等于老虎没了呀,他如何还能这般淡然,莫非又想欺我不忍伤他?

    红姑娘思忖少许,故作冷声道:“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吕凤箫请势太高,依然绅士。

    他越是如此,红姑娘却越是觉得这男人欺负自己用情了,对此番作为是又爱又恨。

    红姑娘深知医生虽然风流,走不进他心房的人便永远走不进,她走出老黄桷这把大伞,与吕凤箫一同站在雨中。

    风雨飘摇,却是一晃多年。

    红姑娘越发的多愁善感。

    若是当年自己便能这般与医生站在一起,何尝没有机会一睹真风流。

    只可惜,人生就是这样,极少有人能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年少无为的自己,遇上年少有为的他,除了仰慕,也就剩心虚了。

    红姑娘轻哼一声,抬眉微笑后,与那也闯进彭家私宅一样,红色身影化作几百道,将南山坪占得慢慢的,吕凤箫被包围在中央。

    吕凤箫古井无波,淡然道:“长进不少。”

    周围数百道身影纷纷传来笑声,真真假假,难以区分。

    当年吕凤箫作为高高在上的杀手之王之所以愿意带一个新人执行任务,正是瞧上了她这家传的功夫,迷踪影。

    那时候,红姑娘在她面前展示的时候,只有三五道身影,少虽少,但是高手之间的对决,一旦对手无法第一时间鉴别真身,便是万劫不复,吕凤箫虽弹指一针轻易破解,但却对这门功夫评价颇高。

    吕凤箫曾言:“若有朝一日,你能堪破九重玄关,未必不能化身千万,成就陆地武仙境界。”

    如今再见迷踪影虽不知红袖今日是几重楼了,但九重楼可不是这么好攀的,吕凤箫这些年来虽然不曾动剑,但却是在通过不断的经历洗涤剑意,九重玄关至今尚未松动,况且九重有四境,没些机遇,难以登天。

    几百道红色身影几乎是不差分毫的做着同一样的动作,红袖红袖!正是因为红袖中有剑才是杀手,她们袖中同时滑落一柄短剑至手中。

    雨中犹如几百刽子手,凄寒冷冽。

    红姑娘五年进境早已今非昔比,出手时必定是无情。

    不给吕凤箫任何多余思考的机会,几百道身影同时掠起,却做着不一样的刺剑动作,有的从上往下,有的从左往右,有的倾斜而来,四面八方皆是密密麻麻的短剑袭来。

    若每一道都是真人,吕凤箫非得被刺成刺猬不可。

    迷踪影神奇不假,不过也存在着巨大的缺陷,便是受环境因素影响太大了,除非是在阴暗天气,否者只要遇到稍微境界高点的或是细心点的一眼便能瞧出破绽,阳光下是影子,雨天中便是声音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