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丫头负剑有二(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重阳历来风雨多,突兀的大雨来得更是没完没了。

    回到白马巷子后,他刚刚给温南衣疗完伤,安排好她躺床休息,王大妈便登门,一脸担忧的说:“凤箫啊,你瞧见颦儿了没,我联系不上她了。”

    吕凤箫安慰道:“王大妈,您别急,颦儿不是聚会去了吗?可能是手机没电了,等会会回来的。”

    王大妈撇了撇嘴,“你倒是心宽,自家媳妇都放任着出去玩,你看这天都黑了,她怎么从来都不会夜不归家的呀,就算不回来也该给我打个电话呀。”

    王大妈眨巴着沉重眼皮,“不行,不行,我这眼皮今儿下午一直跳,我得去跟她同学打个电话,看看是不是回学校了。”

    吕凤箫也纳闷,周颦儿虽然在家里有时候调皮不听话了些,但不论是出门跟朋友耍还是买东西的总会有个交代,今天除了出门前说要去聚会以外,天都快黑了,连个电话都没有,委实怪异。

    王大妈转身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没好气道:“凤箫啊,你也别在这儿站着了,天儿凉,好歹是个医生,别自己感冒了,丢脸,赶紧换身衣服去。”

    吕凤箫点了点头,她这才离去。

    离家多年,除开柳笙还在的时候,他也就只在王大妈身上感受到过家的感觉。

    以前有周颦儿偷偷摸摸的过来忙里忙外的,今儿王大妈倒也有妈的感觉了。不过,在他心中颦儿始终是妹子,要不然以吕凤箫风流成性的心态,早就吃得骨头都不剩了,哪里还用得着王大妈耐心撮合。

    只是不知道哪天周颦儿知道那天晚上做了个梦会是什么表情,她是会感谢我呢,还是会跟她妈一样大骂一句“好你个吕骗子”,又或者会不会拿起菜刀砍我?

    吕凤箫舒心一笑,走进房间,服了一粒疗伤药丸,简单处理了下伤口,换了身干净爽朗的衣服。

    走出房间的时候,王大妈正在他门口徘徊,里外焦急。

    吕凤箫打趣道:“颦儿是不是跟哪个男生约会去了,你要让我去抢回来?”

    没曾想,竟是王大妈置若罔闻,没有跟他骂嘴,而是着急得一把抓住他,哭腔道:“颦儿联系不到了,她的室友也联系不到了,会不会被人拐卖了?”

    吕凤箫皱了皱眉头,安慰了一声王大妈,连忙跟李白夜打了个电话,托他询问下班里同学周颦儿跟谁玩去了。

    李白夜效率倒是不错,没一会便回了电话,说是周颦儿一寝室的人都和张家老三的儿子张成峰一起的,据说是那小子要借着周颦儿生日为由头在北望峰上搞一个浪漫的烟花告白呢!

    挂掉电话前,李白夜特意嘱咐了一句,“张家那小子前些年也是个浪荡子,多有风流债找上门,后来你让张老大的婆娘诞下一子之后,这小子不是独苗了,这才收敛了些,张成峰心术不正,还是让周颦儿少跟他接触,免得哪天被人吃了,你就没着咯!”

    若是平时,吕凤箫定要还他一句,老不正经,要不要花重金请我给你找个婆娘?

    不过,听他说得那张成峰可不是什么好货色,吕凤箫可没理由把当做亲妹妹看的周颦儿交给这么一个不学无术的人身上。

    男儿本色,风流没错,但若是见一个咬一口,那可就不正经了。

    吕凤箫怕王大妈伤心,没敢说张成峰的风流事,只说周颦儿跟人爬山去了,估计是雨下得大,回不来,山上信号又不好,这才联系不上。

    王大妈听后转身便要回屋拿伞去山上接她。

    吕凤箫拦住了他,淡然道:“北望峰虽然修饰了一番,但这几年每逢大雨总有滑坡滚石的,您去也不安全,估计颦儿他们也是怕,这才没下山,我腿脚快,还是让我去吧!”

    有了周颦儿的消息,王大妈倒也没那么急了,抬眉思忖了一番,英雄救美虽是老土了点,但加深加深感情,还是不错的。于是她大气的拍了拍吕凤箫的肩头,“行,你去吧,不着急回来的哈!”

    吕凤箫会心一笑,也没解释,拿了两把伞,便匆匆出门。

    王大妈眼皮还是跳,心里有些不安心,要是真的滑坡滚石啥的那可就麻烦了,跺了跺脚,她连忙回屋盯着电视里的新闻播报去了。

    二人离去后,姜丫头冒出头来,小脸上布满了深思之色。

    他受伤了,看样子还不轻,又淋了雨,还要出去奔波。

    姜丫头掰起指头算了算胜负之数,得出结论,等他回来的时候,我便一剑杀了她。

    想着想着,没一会儿,她忽然脸红,拍拍自己热腾腾的脸蛋,心里咒骂道:“这次我可不能只顾着风流了!”

    张成峰是色狼胚子,李白夜定然不是唬他的,虽说他们一行有七个人,还是四男三女,但毕竟是孤山野岭,周颦儿那姑娘也是情窦初开,没心没肺的万一就被他的花花肠子给忽悠去了,来一场雨中大战,那可就悔之晚矣。

    吕凤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