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四十五章 丫头负剑有二(2/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敢耽搁匆匆上山,风雨之下,衣衫湿透。

    然而,当他赶到峰顶亭阁的时候,愣住了,呼吸加快了,伞落了……

    五年来,除了那一夜,他头一次又这种难以形容的痛楚,比那十针入体续命,还要疼上不止十倍百倍。

    放眼望去,厅中横七竖八的摆着六具毫无声息的尸体,其中便有周颦儿。

    不但如此,周颦儿周身衣衫被撕得乱七八糟的,连吕凤箫都没舍得看,舍得据为己有的大好风景,此刻就随着这雨中北望峰,一览无遗,只可惜却再无生机,再无血色。

    那个她,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那个她,被人一刀断了喉!

    那个她,眼珠子瞪得老大,看着蜀市以北,雨中巷子。

    “你是想回家还是在怪我没保护好你?”吕凤箫眼角酸楚,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他轻轻扫过周围,雨势来得猛,这里又处在高处,尸体血迹早已经渗透了土壤深处,陪了这煌煌北望。

    就连周颦儿裸露的躯体,都被冲刷得干干净净,哪怕是被割破的脖子上都看不见一丝血色。

    吕凤箫心头沉重,一步步走向那昨夜还在房间里欢声的俏皮姑娘,褪下因雨而穿的外套,包裹着那初初长成的瘦弱身子。

    五年后,他头一次埋头哭泣……

    稍许后,这位伤心到几乎说不出话来的年轻人,开始替那没了生气的身子整理着装,整理被风吹乱,被雨浸透的青丝。

    周颦儿昨天是头一次化妆,却也是最后一次,她生得美,却更爱美,昨天那个十九岁的生日是她最美的回忆。

    吕凤箫依稀记得那年的大年夜,他知道周颦儿羡慕别人都有漂亮裙子穿,于是偷偷送了一件淡红裙子给只有十六岁的她做新年礼物,她欢喜得不顾被老妈的责怪的后果,冒着凌冽寒风,大雪漫天,穿着露骨的裙子在巷子里奔跑,嘴里嚷嚷着:“这是凤箫哥哥送给我的新年礼物!”

    街坊邻居都嘲笑她被男人勾了魂咯,要风度不要温度咯!她心中自有一团火,始终温暖着,她爱慕着凤箫哥哥,爱慕着他眉头不展的深情样子,爱慕着他总是默默关怀的心思,爱慕着他对馒头的放肆纵容,爱慕着那个院子里的一切……

    其实,倒不是真的不冷,而是他的凤箫哥哥远远的跟在身后为她渡了一缕真气护体。

    要不然周颦儿感冒了,他的新年礼物可就是王大妈的当街破骂了!

    吕凤箫将自己的衣服拆散,用银针,一针一针的将那破烂不堪的衣服缝好,用十根手指,一把一把的梳着那凌乱的头发。

    他附耳在冰冷的她的耳畔,轻声呢喃,“别怕,凤箫哥哥会让你美美回家的。”

    吕凤箫跟张成峰在张家有过一面之缘,他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尸体,都是学生,一行七人,只有他一人不在,答案不言而喻。

    他可没有什么大义凛然,与他而言,地上躺着的尸体,不管是男同学还是女同学,都是害死自己妹妹的帮凶。

    吕凤箫不再去瞧那几具尸体,也没心情通知学校收尸什么的,遮下那对瞪得老大明显是充满不甘的眼珠子,他抱起那具冰凉的躯体。

    两个人,两条腿走着,一步一步,下山而去。

    南山坪如此,北望峰如此,却是伤与悲两个截然不同的结局。

    白马巷子,王大妈见广播里没有北望峰滑坡滚石的消息心里头总算放下心来,估计这雨还得下会,那俩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她走进厨房,开始做饭,却是出奇的不顺

    舀米米倒,切肉切手,洗菜菜落……

    眼皮眨巴眨巴跳个不停的她终于是没了做饭的心思,走到门口,等候着闺女回来。

    隔着雨帘,她隐隐看见巷子口,抱着一个女孩的吕凤箫。

    她舒心一笑,“这两孩子光顾着谈情,也不知打个伞,雨中浪漫是浪漫,着凉了可怎么办!”

    然后,她便拿着两把大伞冲出了门。

    只见那巷子口的帅气年轻人走到她跟前时,扑通跪下,沙哑道:“凤箫无用,没能把颦儿完整的带回来。”

    一道道撕心裂肺的哭声自巷子口传进巷子里。

    王大妈使劲的揍着那个年轻人,一拳比一拳重。

    吕凤箫眼角红肿,嘴里冒血。

    揍得实在是累了,她一把抢过那具冰凉躯体,“闺女你不是想有个漂亮的妈吗?你起来看看呀!看妈长得漂不漂亮!”

    雨中,妆落一地。

    王仙儿抱着周颦儿回了家,房门紧锁,谢客吕凤箫!

    吕凤箫失魂落魄的走进院子,姜丫头老早就准备好的一剑,瞧着他伤心的模样,没由来的跟着伤心,扬起剑却是没刺出去,他冷冷的瞧了她一眼,更是吓得她手中枯枝落地。

    吕凤箫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