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11 五谷剑,六面锋(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银行北面,三里之处的一处高楼上,陈夕身为局长自然是惯以为常的建挑重担,为了能快速支援其它三方,使出了拿手的招式。

    双枪在手,只见高楼之上有络绎不绝的枪声传来。

    手枪在别人手中射出轻易便能被高手拍下,不过在陈夕手中却是霸道异常,即便是在虎豹团伙七人中武力值能进前三的徐振飞,也只能四处躲避,伺机而动。

    出枪的同时,陈夕身影晃动,双脚与双手齐用。

    子弹所答之处,必有一记弹腿随后。

    起初徐振飞尚且还能自由躲避一番,后来陈夕的战斗越发狠厉,交手十余招后,被一记弹腿扫飞,坠落高楼。

    陈夕收起双枪,双脚一蹬,身影好似一只飘忽的鬼魅,于半空中抓住徐振飞的身躯,熟练的给他带上手铐,然后飞速奔回。

    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很快了,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在回到局子里的时候,这位吕凤箫一脸轻松的她的办公室里喝着茶,手里还拿着她办公桌上一张对她来说极为重要的老旧照片。

    陈夕快步走进屋子里,有些激动的抢回了吕凤箫手中的照片,也没有去责怪他,收起照片后也只是皱眉问了句:“你没事吧!”

    吕凤箫摊手笑道:“没事啊!对了,这照片上的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陈夕冷声道。

    “随口问问,不说算了。”吕凤箫撇了撇嘴。

    稍许之后,陈夕黯然道:“我爸妈。”

    闻言,吕凤箫目光一凝。

    陈夕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去。

    “你走哪儿去?”吕凤箫问道。

    陈夕没好气的道:“当然是去抓人,你以为我跟你一样有闲心?”

    “会回来的。”吕凤箫伸手拿起茶壶,给她倒了杯茶,淡然道:“相信不管是吴六奇还是我那徒弟都不希望有人插手他们的战斗,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你一个女人,不如坐下喝杯茶,你手下泡的茶还不错。”

    警察是警察,武者是武者,这件事既然请了外援,便不能以寻常案件对待。

    方才在写字楼办公室的时候,她也瞧出来了,吴六奇和尤馒头似乎有些私人恩怨。

    细细思量几分,她还是听了吕凤箫的话。

    局长办公室,俩人静坐几秒后。

    吕凤箫率先开口道:“裴轮俊他们可是死罪?”

    陈夕点头默认。

    吕凤箫又道:“他算是自首的,有没有可能从轻?”

    “你想为他开脱?”陈夕冷眼看向他。

    在她的心里,所有的杀手都该死,无一例外。

    吕凤箫洒然笑道:“实话实说而已。”

    陈夕沉默了一会,低声道:“最低也是无期徒刑。”

    “够了。”吕凤箫叹了一声,“听说韩露心脏病突发,住院了,从某些程度上来说,也是你害的,不打算去看看?”

    “我?”陈夕冷笑两声,死死的盯着吕凤箫,笑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怪只怪她有眼无珠,没能认清男人。”

    吕凤箫摇头道:“我倒恰恰觉得相反,从公来说,卲江是做了亏心事,于私而言,我欣赏他,他是个有担当的男人,值得韩露去爱!”

    “整天在外面跟女人鬼混,还值得去爱?”陈夕觉得很是可笑。

    吕凤箫同样笑道:“你不懂男人!”

    “男人。”陈夕深深的看了他一眼。

    “我确实不懂,没钱的时候花言巧语,有钱的时候见利忘义、花天酒地,男人有什么好的?”

    “你以为卲江为什么会在最后的时候说出那般决然的话?其实他只是想保护韩露而已,他说了,他想让她过得好,却又舍不得,但是到了刚才那种地步,他即使再舍不得,也必须舍得,韩露还有机会再嫁,还可以过得更好,所谓花天酒地,不过是骗骗你们女人罢了!”

    “你怎么知道他说的就是假话?”

    “因为我是医生,我看得出来,他因为经常加班导致肾虚,甚至说那方面的想法提前衰退了,莫说出去玩女人,就是在家里,估计也很久没有碰过韩露了。而这,也是韩露可能相信他在外面还有女人的重要原因。”

    说到这里,陈夕恍然凝神,冷声转柔声:“那你觉得韩露会再嫁吗?”

    “会吧!毕竟以为自己被男人抛弃了,而且还有个孩子,挺不容易的。”吕凤箫怅然道。

    陈夕哼声道:“那看来你也不懂女人,以我的认知看来,韩露非但不会再嫁,甚至会守着他的孤坟过一辈子,因为在一个女人的心里,最难忘记的便是那个年少时遇到的最惊艳的人,更何况还一起生活了小半辈子,就更不会忘记了,不管卲江是不是出轨了,但在她心里,卲江永远是那个可以为她豁出性命的英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