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74 两种博弈(2/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羽的电话,又刻意留下了一份文件,然后离去。

    陈夕对钱素来不感冒,莫说小小的三个亿,就是给她三十亿,似乎也不会有太多的波澜。

    荣眉离开之后,她只是端坐在沙发上静静等候。

    还是那个监控办公室中,荣眉把刚才在厕所门口见到他二人交谈的事给书羽汇报了一下。

    书羽调出厕所附近的监控,岛上固然监控多,但厕所监控在公众场合素来是大忌,因此也只是在远处安了个摄像头,能看见什么人去了厕所,什么时候出来的,却听不清厕所前的对话。

    不过,根据屏幕中的录像来看,吕玉壶确实是一见到陈夕走出女厕所就冲上去,伸手讨要什么,而在厕所前,能让人想到的也只有纸了,书羽看了录像之后,再根据荣眉现场看到的,陷入了沉思。

    宋知命皱眉道:“巧是巧了点,但毕竟吕玉壶才从办公室出去,并不知道陈筱凤何时会去厕所,不足以引起他丝毫怀疑。”

    荣眉虽然对他二人的交流觉得有些太过巧合,但毕竟平日里看陈筱凤对吕玉壶似乎很是讨厌,根据她多年的杀手经验来看,也觉得不是装出来的,作为师父的总是不想自己的徒弟被别人怀疑,也帮衬着分析道:“他二人平时就水火不相容,看陈筱凤当时的表现分明是对吕玉壶缠着她有些恼恨,不是装的,若是吕玉壶真的通风报信的话,陈筱凤的表现不太对。”

    书羽点了点头,将监控画面重新调到了陈筱凤所在的办公室。

    刚才分析二人厕所的偶遇去了,这一调过画面来一看,才知道铁定是多余了,若是真的通风报信过了,陈筱凤绝对不会是现在的表现。

    此时的陈筱凤一脸漠然的坐在沙发上,似乎没有丝毫想要去翻开那文件夹的表现。

    这不竟让荣眉有些苦恼,好不容易遇到个可造之材,若是她真的不贪财,可不就得毁了?

    苏媚也是没忍住惊讶道:“她似乎对钱一点反应都没有啊!荣眉,你这个徒弟……”

    她的话,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荣眉没有答话,甚至出于那点零星的师徒之情,没有说出她刚才报出三亿价格之后,陈筱凤没有丝毫反应的事。

    宋知命微笑道:“不是每个人都会表现得贪财的,尤其是长得漂亮的,那不是太跌气质了吗?你们想想,一个绝世大美丽表现出一副财迷模样,那不是全都乱套了吗?表面从容,说不准她内心多激动呢,再看看吧!”

    荣眉叹了口气,期盼着宋老三说得没错吧!

    独自坐在办公室等候的陈夕其实倒也不是真的对钱不感冒,她既然选择了登岛卧底,便知道一个杀手该是什么表现,之所以对三亿的报价没什么激动,是因为他一直在揣摩着吕玉壶要钱的用意。

    她细细回头想来,甚至开始分析这个初见时便道出她的身份,借机猥亵他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细思极恐,越往深了想,她越发绝对这个猥亵小人似乎明里暗里帮了自己不少。

    她真的是帮我吗?

    这个问题,成了陈夕心中最大的疑惑。

    她为什么要帮我?喜欢我?

    如果他真的是帮我,又为什么要屡次置我于险境,然后自己渔翁得利?

    他被我刺了两剑,似乎压根不上心,事后还是那般威胁我,分明不是斤斤计较的人。

    如果他不是要帮我,那又为什么突然找我还那二两葱拌冷面的钱?

    陈夕陷入了深思。

    这场本来应该是金钱的考验,被吕凤箫这么一打搅,俨然变成了情感的考验。

    陈夕想来想去想不通,摇了摇头,索性不再想这无关紧要的事,开始思索起方才荣眉所说的绝密任务来,不由得将目光投向了桌案上近在咫尺,却又被荣眉称作高度机密的文件夹。

    钱,纸?

    莫非他是要提醒我这个?

    陈夕恍然大悟,准备起身去打开文件夹,刚刚挪动脚步,却又想到,会不会是吕玉壶要害自己?

    思忖三分,她终于还是动了。

    相比荣眉,她更相信这个明明知道她身份的男人。

    陈夕咬了咬牙,一副如临深谷的样子,谨小慎微的行动着。

    吕玉壶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