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6 服了!服了!少女醉了!(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只是吕凤箫哪里容得这些宵小之辈亵渎了九钱姿色的大美人儿,还不待温南衣如何怒颜,只见眼前忽然出现一只拳头,毫无挣扎的朝着楚贵那张面目可耻的痴脸砸去。

    楚贵哎哟一声,爬在地上,一动不动。

    温南衣皱了皱眉头,担忧道:“你不会把他给打死了吧!”

    吕凤箫单手接住忽然落地的小石头,轻声笑道:“放心,我有分寸,这一拳还要不了他的命。”

    “那就好!”温南衣松了一口气,连忙去搀扶起爬在地上的江秋,看着面色苍白的她,温南衣狠狠的瞪了一眼吕玉壶,约莫是在责怪他不及时出手。

    吕凤箫放下小石头,单手摁在江秋背后,渡了一缕真气,轻声问道:“江姐,感觉如何?”

    真气入体,江秋只觉通体舒畅,不但不觉得疼,反而有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当即就有了站稳身子的力气,有些惊讶的看了这位俊朗小哥一眼,尽管乡野妇人见识短浅,但她从能从小石头的变化,和自己此时身体的变化,瞧出些端倪,心里头明白自家可能遇上贵人了。

    只是不知是神仙下凡尘,还是大侠路见不平?

    江秋莞尔笑道:“多谢恩人。”

    吕凤箫抿嘴笑了笑。

    相比之下,最为着急的温南衣,倒显得一无是处,努了努嘴,又瞪了一眼这个姓吕的,真是越看越像呐!

    江秋母子两人一番深情依偎后,小石头约莫是打了一架,有了底气,信誓旦旦道:“玉壶哥哥说,男子汉大丈夫,要有担当,绝对不能让身旁的女人受委屈,不然以后讨不着媳妇,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人欺负妈妈了,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江秋重重的吐了口气,欣慰道:“我儿子长大了!”

    小石头似懂非懂这“长大”儿子,腼腆的笑了笑。

    江秋笑出了两行清泪,如同小河潺潺,似乎藏了许久。

    吕凤箫拾起地上原本属于江秋的水壶,从田间里盛满泥水,拉起小石头的手,走到昏迷倒下的楚贵身前,平淡问道:“小石头,你是要做救苦救难的大英雄还是保护好身边女人的男子汉?”

    小石头心想世上坏人那么多,而且老师也说过,很多人表面上看起来是好人,实则笑里藏刀,说不准哪天就在后面捅你一刀,他可不想做那冤死鬼,直言道:“小石头只想保护好妈妈。”

    吕凤箫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装满泥水的水壶递给他,指着楚贵的淤青红肿相交的脸庞说道:“泼醒他!”

    小石头迟疑了一下,没有立即泼出去。

    温南衣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站出来阻止吕玉壶教坏了小孩子,说着说着还伸手去抢小石头紧紧握着的水壶,吕凤箫抓住她的胳膊,面无表情道:“慈悲是女人和佛陀的心,男人的心就该坚不可摧。”

    说得温南衣一愣一愣,只觉这人除了样貌,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犯我一寸,我换你千丈的性子跟吕凤箫真是一模一样。

    吕凤箫继续对小石头问道:“你怎么不泼?”

    小石头思忖了一下,如实答道:“我们老师说万事和为贵,得饶人处且饶人。”

    吕凤箫点头道:“老师说得不错,不过人心难测,做人得讲究因时制宜,若是一味的隐忍退让,只会让人觉得你好欺负,非但不会感谢你的好心,反而会变本加厉,就好比你遇到一头凶狗,你若是跑,它肯定会追你,但你若是拿起棍子跟它搏斗,跑的就是它了。我们不求做什么救苦救难的好心菩萨,只求心安理得的平静生活,不管是现在也好,还是以后也好,男人可以忍,但不能忘本,咱们的腰杆是直的,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这个楚贵不但欺负你妈妈,还打过这么多村里的叔叔阿姨,还低价强买你们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菜,难道不可恨吗?”

    “可恨!”小石头咬了咬牙,不再犹豫,一瓶脏水,全都泼在了楚贵的脸上。

    江秋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尽管他也觉得吕玉壶的话可能有些偏激,但是到了她这个年纪,也明白世道之难,难于人心叵测。

    虽然她也不知这吕玉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是她相信温南衣带来的人,肯定跟她一样,都是心底善良的大好人。

    吕凤箫十分嫌弃的拿水壶拍了拍楚贵的脸,没一会儿,他便睁开了眼睛,只是泥水浸眼,他难受至极,痛嚎了两声,连忙用衣袖擦干净了些,当即骂道:“是哪个王八羔子打我,不知道贵爷身后有人吗?”

    在杀手之王面前自称爷的人,真的不多了。

    吕凤箫反手就是一水壶甩在他的脸上,冷笑道:“我打的,不服吗?”

    楚贵阴狠的盯着他。

    吕凤箫好笑了一声,说道:“看样子是不服。”

    说着,他又是一水壶。

    “服不服?”

    楚贵倒是有些血性,吐了两口血水,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