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197 菜贩子上门(1/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本来热情的村民们听到雷超的话顿时升起几分害怕神色,低声低语的议论着。

    “温总,你还是快些回城里去吧。”

    “是啊,那些人可都不是什么善茬,我儿子在县城里打工,一直听说这货菜贩子不是什么好人,不但四处低价强买蔬菜水果,而且有时候看见长得漂亮的小姐还会……”

    “隔壁村里就有个本来要上大学的乖乖女,硬是被他们老大抢去当了小媳妇。”

    “唉……”

    一帮人低眉不展。

    温南衣皱眉道:“既然如此,为何不报警?”

    有人叹息道:“无凭无据的,报警有什么用。”

    温南衣看了一眼笑容恬淡的吕玉壶,抿嘴道:“我倒要看看他们能干出些什么坏事来。”

    村子里的人跟温南衣打交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深知这位大老板说干就干的性子,说了几句之后,劝说声也就越来越小了,不过至始至终除了江秋以外,他们都没劝过一句让吕玉壶走什么的话,显然也是怕那伙人来了之后找不到正主,就拿他们开刀。

    也不怪质朴的他们自私,谁又不想安身立命呢!

    吕凤箫不以为意,一笑置之。

    雷超时时刻刻看着吕凤箫的变化,最是见不惯他这般自以为神仙高人的平静笑容,幸灾乐祸道:“不是什么人都能充英雄的,希望某些人不要连累了我们才好。”

    吕凤箫从他的神色中看出些莫名敌意,笑了笑,只当是孩子气,没有怼话。

    读了几年大道理的肖林,素来敬佩书中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士,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道:“超子,说什么呢,吕哥哥是真英雄,怎么会连累我们呢?”

    雷超对她提不起脾气,温和的笑了笑,仍是嘀咕了一句:“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肖林听这话越发不顺耳,还想争辩几句,却又被她爸妈给拽住了。

    温南衣朗声道:“乡亲们,这事既然关乎我温南衣的生意,自然是我们自己的事,不会连累到你们的。”

    村民们见他们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也就不再唠嗑,勉强的笑了笑,一个个借着煮饭、农活没干完什么的告辞离去,显然对温南衣这番话没有太多的认可。

    肖林本来还想跟吕哥哥说几句话,硬是被她爸妈拖走了,生怕惹了什么麻烦,走远后,她才有机会高声的喊了一句:“冰糖葫芦很好吃的,一定要吃哦!”

    吕凤箫笑着晃了晃手中的冰糖葫芦。

    待到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这才露出这个不怎么起眼脸上有着大痣的年轻小伙,他笑意森森的看了看这个比自己好看无数倍的阳光男子,转身踢踏着路边小石子,满是悠闲的离去。

    温南衣看着士气萎靡的村民们一个个离去,唏嘘不已,世道艰难,也怪不得谁谁冷漠,谁谁还有那古道热肠。

    温南衣摇头笑了笑,打趣道:“雷超平时听憨厚的一个小伙子,怎么感觉对你很有敌意?”

    吕凤箫将手中冰糖葫芦递给了小石头,叹道:“还不是这冰糖葫芦的祸!”

    小石头以前就常听别家的伙伴说冰糖葫芦酸甜酸甜的可是好吃了,兴致勃勃的正要咬上一口,听玉壶哥哥说这葫芦是祸,当即住嘴,就差随手丢掉。

    吕凤箫连忙解释了一通,说这男人跟男人之间的敌意其实很简单,要么为权,要么为利,要么就是为了女孩,他跟雷超一没有权力争斗,而没有利益纠葛,除此之外当然就只有女孩了,温南衣叹息般笑了笑,小石头似懂非懂,但大致上知道冰糖葫芦可以不用丢。

    回到江秋的家里,吃过晚饭后,吕凤箫和温南衣提了两把小椅子十分懒散的坐在门前,江秋心里头笃定跟着温总来的这个俊俏男人不是神仙就是大侠什么的,反正就是高到自己摸不着的那种人物,心里面并没有太多的担忧,只是见二人坐着有些无聊,往隔壁稍微富裕些的王家借了半斤花生米,来给他们打发时间。

    按照吕凤箫的嘱咐,江秋母子二人躲到了房间里面,虽说江秋对吕凤箫的平淡笑意充满了自信,但是一想到那两大车子的凶徒,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自己家的事,还是牵扯给了别人,大抵是放心不下的劳碌命,她俏脸贴在窗口,时时刻刻的关注着门前的变化。

    夜一深,有些冰凉的墙壁,不知不觉便被她跳得很快的滚烫的胸口给暖和了。

    整个村子里,除了江秋家,早早的熄了灯,不远处的房顶上趴着一对少男少女,正在嘀嘀咕咕的,对话约莫是牛头不对马嘴,声音越说越大,最后还是男孩服输,闷闷不乐。

    肖林本来就忧心忡忡的睡不着觉,雷超这厮却背着她爸妈在房外轻声的唤她出来看戏,她出是出来了,只不过不是为了看戏,而是想看看吕哥哥如何英雄了得,意见不同,也就自然而然的吵上一架咯!

    吕凤箫懒散的剥着地道盐花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