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260、求婚(一更)(1/4)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秒记住【38看书】手机用户输入地址:m.38kanshu.com

    一秒记住\.{,,,,\} 输入地址:m.шa.

    夜幕降临,新的一晚到来,姚婴给齐雍喂饭,之后又将他带回房间洗漱了一番。38看書小說網

    他一直都很听话,并不抗拒,即便姚婴用手巾把他的脸都搓红了,他好似也没知觉。

    她觉得这种普通的刺激,他可能感受不到,能让他有所反应的就是针刺了。

    来应当今日一早给他针刺的,但和罗大川离开了一天,都耽误了。

    蹲在床前,把他的脚都给洗了,姚婴这才将水盆撤走。

    随后,又返回把他按在床上躺着,抽出长针来,再次施行每日都进行的扎针。

    这几日,她比较着重于他的两条腿,而且,这两日看到了成效,她认为非常有用。

    盘膝坐在床边,背对着床外,姚婴抽出长针来,又看了看他的脸。

    “还真乖。不过,这次最好不要踢腿,若是把我踢下去,有你好看的。”每次扎他膝盖他都条件反射的踢腿,好几次都差点踢到她。

    别看他好像没什么力气,又没自主意识,但是腿长,飞起来那一下子把她撂倒轻而易举。

    将他的中裤挽上去,到底是从小习武,就算是现在没什么意识,但双腿仍旧十分坚硬。

    如同往日,她捏着长针,下针,眼睛都不眨。

    那个被扎的人这次倒是没踢腿,只是全身都好像抖动了下。

    姚婴眼睛一动,随后看向他的脸,他却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

    几不可微的皱眉,姚婴随后撤针。起身,悬在他上方,用两指把他的眼睛拨开,之后又试探了一下他的呼吸,在他的脖颈上试了试脉搏。

    好像没什么问题,她还觉得是不是这一下扎的太重,把他给疼晕了。

    继续下针,这一回他倒是没怎么抖动,只是脚趾头看着有点儿奇怪。

    姚婴的手指在他腿上摸索,以为自己扎错了脉络,或是每日都下针,扎的有点儿多了。

    对于正经的医术,她是不会的,只是根据自己所想的来。

    也没准儿,是扎的次数太多了,会让他觉得很疼痛的脉络,刺激的太多,兴许会起反作用。

    坐在那儿想了半天,姚婴放弃了继续扎他的腿,把他的手拿过来放在膝上,今日便只扎手吧。

    他的手被贯穿过,那种疼痛,也未必会及得上她这种扎脉络时的疼痛。

    烛火并不是特别明亮,姚婴也格外的认真,她也担心会下错针。

    扎一只手,又扎另外一只手,最后扎,姚婴发觉他的手心都流汗了。

    抓着他的手,手指顺着他的手心轻抚,的确是他在流汗,不是她。

    看向他的脸,他还是那闭着眼睛的样子,好像睡着了。

    “齐雍?”她唤了一声,但是那个人并没有回应她。

    深吸口气,姚婴把他的手放下,之后盖上薄被。

    盘膝坐在那儿看着他,乌溜溜的眼睛倒映着他的脸,在她的眼睛里,他的模样极其美好。

    躺下,姚婴盯着他的脸,一边抓着他的手,轻轻地搬弄他的手指。

    其实他这样无法表达自己时,倒是给了她肆无忌惮的机会。

    微微起身,挪到他身边,枕在他肩膀上。他的身体真的很热,也难怪那时齐加姚趴到他怀里会睡得那么好。

    如果天气寒冷,和他在一起,都不用想其他取暖的法子了。÷san∫吧∫看∫书÷

    呼吸间都是他身上的气息,姚婴抓着他的手一直拿到鼻子前来,深深地嗅了嗅,“还是好香啊。你这段日子也没洗澡,我都没办法那么周到的照顾你,你居然还这么香。那时你臭不要脸的说这是自己的体香,如今看来,可能真是那么回事儿。你一个大男人,居然还有体香,也是匪夷所思。”

    把他的手背举到眼前看了看,随后咬了一口,没有用太大的力气,但也足以让她觉得过瘾了。

    “肉价不同,若是把你按肉价卖,你肯定能卖到最贵的价钱。”捏着他的手仔细的看了看,她一边感叹,这自带体香的人,和寻常人的价钱肯定不一样。

    她兀自的说了这么多,也没得到回应。倒是赤蛇憋不住了爬出来,一直爬到她的身上,意图缠在她手上。

    姚婴把它拎起来,举着看了看,之后就随意的放在了齐雍的身上。

    它扭动着身体,好似不太愿意待在齐雍身上。不过,他也没反对的把它赶走,它转了转,就自动的在他身上盘成了一圈儿。

    黑夜寂静,外面金隼也飞到别处去玩耍了。这山里猎物十分多,正是它的天地。

    枕着齐雍的肩膀,姚婴也不知何时睡了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